枯空散人 作品

第345章 天寒

    丁宁以手中长刀与李不负刀锋相击,双足沉在沙中,卸去刀力,然后将这招“日暮”完整地挡了下来。

    姜断弦目光陡然缩紧,他死死地盯着这一刀,想记清楚丁宁刀法的轨迹。

    他怎么也想不到,原来这一刀是这样子被挡住的。

    而且当丁宁用这招挡住“日暮”之后,李不负也同时陷入了险境!

    因为当李不负使出“日暮”一招的后着时,他的身躯前跃,以攻代守,身周的空门已然大露!

    这一招用得极凶,但若是不能攻而有成,那么必然会被敌人抓住破绽,反扑回来!

    就好像太阳落下之后,天空就将迎来漫长的黑暗一样。

    “日暮”此招到这里,也再生不出别的变化了!

    丁宁果然开始反击!

    李不负先借着两刀相击之力,抽身而退,退向远处。

    而丁宁双足立马从沙中拔出,挥刀向前,紧追不舍。

    一攻一守之势,转眼便调换了过来。

    李不负连退了七步,退到第七步时,丁宁的刀已到了他的头顶。

    丁宁从上而下,竖劈而落,带着如水的月光,这一刀似天河倒悬,轰轰烈烈,从天落下!

    李不负身法已尽,只有勉力将刀举在身前,堪堪挡下这一刀。

    铿!

    丁宁刀上的力道极强,李不负虽接下了这一刀,但他的双足也因此陷入沙中。

    但丁宁的攻势还没有结束。

    他用刀顺着在割鹿刀的刀锋上轻轻一滑,便滑至末端,两刀随即错开。随即他的刀上忽生出了一种奇妙的劲力,将刀尖转而为斜向下方的一斩。

    这一斩的变化行云流水,连一点滞碍都没有,就如同提前演练过无数遍一样!

    刀尖指向的是李不负脖子下方的“天突穴”!

    姜断弦见到这一刀劈下去的时候,心头同样一突。他在那一刹那之间,忽然将自己代入了李不负的位置。

    ——他发觉这一刀若是换作他来接,他的胸口和脖子就必定会分离了。

    丁宁的刀法中竟带有一种难以描述的灵性,奇妙无双,令人难以防御!

    长刀快速划空而过!

    姜断弦的心已猛然收紧。

    而就在这时,李不负的身子却突然矮了半截下去。

    这种刁钻的变化更是谁也预测不到的!

    李不负竟是动用内力,沉腰下足,使出类似于“千斤坠”的功夫,将整个身躯硬生生地往沙子中沉了两尺下去!

    所以丁宁的刀仅仅与李不负的头发擦过,落在半空。

    这灵妙变幻的一刀竟是劈空了!

    但丁宁不慌不忙,变招极快,他顺势将刀锋下划,朝着李不负头顶的“百会穴”上劈去!

    刀锋及头,李不负已不可能再沉。

    而他将身子沉入沙中之后,也不能够再施展身法闪躲。

    他已没有办法应对当头而来的丁宁的刀!

    丁宁的刀落了下来!

    他的刀竟也带着一种“日暮”的意味。

    ——一切都要在这一刀之下落幕了,一切都终将在这一刀之下归入黑暗!

    ·········

    但就在丁宁自己劈下这一刀的时刻,他忽然有了种警觉,他发现这一刀好像并非无解的。

    他虽一时之间还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直觉出现,但他相信这种很久以来都伴随着他的直觉,所以他最后留了两分力道。

    哗!

    一道刀光从沙地上腾升而起,眨眼即耀遍四方,光照大漠。

    ——这一道光不是日光,而是月光。

    看到这一刀的人心里面都认为这一刀的“刀光”尤其接近于“月光”。

    ——如果说李不负的那一招“日暮”刀招是残阳的余晖,那么这一招所迸发出的刀光就是“明月的寒衣”。

    叮!

    丁宁的长刀忽然被高高挑起,飞在半空!

    他的人也在空中一个翻身,凌空暴退!

    如果他刚才没有留下两分力道,被挑起的很可能就是他的头颅,而不是刀!

    ·········

    长刀落下,插入沙中。

    月色照在长刀之上,荡漾着每一个人的眼神。

    李不负已踏在沙面上,割鹿刀的刀面反映着月亮清光,远远望去,真的好似寒月替这柄绝世的刀镀上了一层衣裳。

    刀光很冷。

    但姜断弦悬着的心总算松了下来。

    他忽发现,他的后背已全部被冷汗所打湿。

    丁宁立在远处,说道:“是我输了。”

    李不负道:“侥幸胜了一招。”

    丁宁道:“这一招不是日暮。”

    李不负道:“不是。”

    丁宁道:“我本以为‘日暮’之后,已无变化可言,一切都归入死寂。没有想到,原来日落入夜,夜空之上,又可以升起这么好看的一轮明月。”

    李不负道:“这也是我刚刚才想到的。”

    丁宁奇道:“你刚刚才创出的这一招?”

    李不负道:“是,多谢你使我再作突破。”

    丁宁苦笑一声,道:“你不必谢我。我倒要多谢你手下留情,没有杀我。”

    因梦听到这话,脸上起了一种巧妙的变化。

    李不负与丁宁之间的“决战”,竟没有死亡。赢即是赢,输即是输,但没有人因此而死去。

    因梦突然看向姜断弦。

    姜断弦感受到了因梦的目光,但他不应,而是问道:“这一招的名字难道就叫月升?”

    李不负道:“不是。”

    姜断弦道:“那这一招叫什么?”

    李不负道:“叫天寒。”

    姜断弦皱眉道:“天寒?”

    李不负将刀收入鞘中,道:“今日天上的月色岂非很寒冷么?”

    荒漠的月亮的确是冷的。

    荒漠白天炽热,夜晚冰冷,这种气候很不利于人们在这里居住。

    只有漫无边际的黄沙,孤独的仙人掌,还有因梦能够忍受这里恶劣的天气。

    所以无论是仙人掌,还是因梦,他们都是孤独的。

    李不负认为这一刀也同样带有一种孤独的冰冷。

    所以这一刀就叫作“天寒”。

    因梦、丁宁、姜断弦都望向天上的月亮,他们忽也觉得这轮月亮很孤独,很清冷。

    丁宁和姜断弦久久没有开口说话,他们抬头凝视着月亮,心里面却在默默地回味“天寒”刀招中的奥妙。

    最后是因梦问道:“决战是不是已经结束了?”

    李不负答道:“是!”

    因梦道:“这一场决战没有死人。”

    李不负道:“没有。”

    因梦叹道:“而你们也都并没有不尊重刀,也没有不尊重对手,这很好,极好。”

    她心里似是想到了什么,又看向荒漠中的另一个方向,拖曳着脚步,朝着那处渐渐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