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阵 作品

第四十二章 温馨

    “哪有?谢谢你,我知道这谢谢也无法表达我真心实意的感谢,但我还是要说谢谢,谢谢你打电话给我母亲,谢谢你去接她,谢谢你费心做这鱼。”萧毅此时也无法明白无误表达自己感受,仿佛在刚才重新感受母爱的同时整个人也长大了成熟了,明白了,懂得了亲情、友情的可贵与无私。

    萧毅如此的表白反倒让刘素雪有些不安了,“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情,你和阿姨吵起来了?”刘素雪忙提着食盒让过萧毅走了进来。

    刘素雪喊道:“阿姨!您在吗?”

    “素雪啊!我在厨房了。”萧毅母亲正在擦拭,听到刘素雪喊声,答应道。

    刘素雪连忙来到厨房,看到萧毅母亲满面的笑容迎接过来。刘素雪有些不确定的问道:“阿姨,您还好吧,萧毅没有让您生气吧?”

    萧毅母亲微笑着对刘素雪说道:“我很好啊,萧毅这孩子确实变了,长大了,懂事了,这也要感谢你一直对他的照顾,阿姨要好好的谢谢你。”

    刘素雪将食盒放在桌上,听到萧毅母亲如此的说立时松了一口气:“阿姨,您说这话就见外了,萧毅也帮我良多,我两个说不上谁照顾谁呢。阿姨这是您喜爱吃的什锦花香芙蓉鲤,刚刚出锅,您这么长时间在外想必这家乡的口味很难吃到,我就不打扰了。萧毅,要不你下午就不要去刘师傅那里了,我去和刘师傅说一下,算是给你放假好吗?”刘素雪最后问萧毅道。

    萧毅还没作答,萧毅母亲说道:“也不用,既然萧毅现在很是上进,还是继续的去学吧,我们母子来日方长,日后相处时日长着呢,在说我回来也有些事情需要处理,萧毅吃完饭你正常的去学习,妈不用你担心,等晚上回来我母子在好好谈谈心。”萧毅母亲温柔的看着萧毅。

    “好,刘素雪我下午还是去刘师傅那里,我和我妈相处的很好,不用担心,不过你吃了吗?一起在这吃了再走吧。”萧毅知道这道菜可不是一时半刻就可以做好,算时间刘素雪下了车回到家中就在忙做这道菜色,定是没有吃饭。

    “我吃过了,放心,上学的时间也就要到了,我必须要走了,再见阿姨,晚上我回来看您。”刘素雪笑着说了再见后转身离开。

    萧毅挽留说道:“还是吃过再走吧。”萧毅自是明白刘素雪根本没有来得及吃饭,这什锦花香芙蓉鲤可不是一道随便就可以烹制出来的菜肴,长时间的焖煮那是必须的,更加关键的是这火候的掌握,母亲喜欢恬淡清雅的口味,这火候需要在七、八分熟的时候便要变为轻小的文火,而且需要职守那里看这鱼色和汤色的变化,方能达到母亲口味的要求。萧毅虽未看到这菜色,但凭着清雅的香气,这鱼烹制的火候应是恰到好处,这番细致的功夫下来,刘素雪何来时间吃饭。

    “你还是好好陪阿姨吧,你们母子二人关系融洽我这份心便没有白费。”刘素雪走出门来轻声的说道。

    萧毅感激的看着刘素雪步履轻盈的走向学校的方向,心中一时间是那般的舒畅那般的宽怀。正要返回屋中,铃声轻响,外卖送了过来。萧毅忙让送外卖的将外卖送入厨房餐桌摆好,结算了饭钱,回到餐桌。

    萧毅母亲看着儿子点的菜色,莲子羹、枣花糕、莲香荷叶鸡俱都是她喜爱吃的菜色,“谢谢儿子,你还记得我的口味。”萧毅母亲又有些许的感动。

    “妈,说实话,我不曾记得,是刘素雪告诉我你的口味,想我这个儿子也真是可笑,这些年来,竟然连自己母亲喜欢吃什么都不晓得,真是惭愧的很。”萧毅若在以往自会将这份功劳归功于自己,但此时心境大变,感觉胸中宽广,便将实情如实相告。

    萧毅母亲更加有些讶异,萧毅这份平静,这份淡雅,这份诚实,要比适才的成熟更加进了一步。看惯了世俗的腐朽,看惯了虚假谎言,儿子这份诚实反倒是更加难得。萧毅在母亲眼中身形变得高大起来。

    萧毅见到母亲有些愣神,轻声的说道:“妈,吃饭吧,要不都凉了。”

    “哦!好好,吃饭。”萧毅母亲和萧毅相对而坐。

    萧毅伸出筷子,将什锦花香芙蓉鲤鱼头一侧,鱼腮之下那处最是柔软滑腻的肉夹下,放入母亲碗中。萧毅母亲目怔口呆看着萧毅的动作,感觉是那般的优美,那般的可爱,那般的温馨,本已止歇的泪水不知不觉间又滑入碗中。

    萧毅看到母亲又落泪不由得有些惊慌:“妈,你这是怎么了?”

    “没有什么?妈妈只是高兴,高兴你长大了,成熟了。”萧毅母亲稳住情绪拭去泪痕道:“来吃饭吧。”伸筷夹了一块细嫩的鱼肉给萧毅。

    这一顿饭吃得温馨感怀其乐融融,萧毅将这段时间听刘文渊讲述的笑话捡了一些说给母亲,将母亲逗得哈哈大笑,开心之极。

    待收拾好碗筷后,萧毅母亲说道:“儿子,你去忙你的吧,我也要出去办些事情,学校的事情你不必担心,我想我会有办法的,现在你已经明白了知识的重要,我这母亲不会让你失望的。”

    萧毅有些惊奇道:“妈,你有办法?连赵红尘在教育局的父母和郑盼盼父母所托市里的官员都不管用,你能有什么办法?”

    萧毅母亲笑了笑道:“你不必操心,我自有我的方法。他们有他们的阳光路,我有我的独木桥,他们方式不管用不代表我的方法也不管用,你不用操心了,我想如果快的话明日就可以让你重返校园,而且我会让那个副校长亲自来请你回去的。”

    萧毅看着母亲自信的笑容听闻自信的话语一时间瞠目结舌不知所以。

    萧毅母亲走了过来,在萧毅面颊亲吻了一口,拍了拍萧毅说道:“好了,你去忙吧,只要你长大了,我高兴,我怎会让这种小事影响你的日后前程。”

    萧毅连忙说道:“妈,你不会做什么违法的事情吧?”

    “看你,怎么了,现在你不再混帮会了?放心,我不会做那种事情的,好了,快去吧,不要让刘师傅等着。”萧毅母亲见萧毅这般说反倒笑了,这个儿子以往以帮会自诩,做事最先想到的方式就是帮会那套威胁恫吓拳脚撒泼,可是如今竟然还为自己行为怕触犯了法律而担忧,儿子真的开始走入正途了。

    萧毅带着疑惑,带着怀疑和母亲道别后来到了刘文渊家中。一路之上天高云淡,风轻鸟鸣萧毅只觉心胸通透舒畅。与母亲多年的隔阂一朝之间雪消冰融,真心相护,亲情融融,这人世间的光彩此时是如此的灿烂美好,萧毅的心情愉悦之极。

    来到刘文渊家中,萧毅推开屋门,却感到一股压抑的沉重迎面袭来,屋中气氛很是沉闷,刘文渊静静的坐在窗前,望向外面的天空,那面目似怒似苦,而陈风还有郑盼盼、赵红尘三个人此时都坐在往日的书桌前有些惊异的在交换着眼色。

    萧毅满怀的高兴,却不想被这压抑冲撞了,人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这个场面。

    陈风压低了声音招呼道:“过来,我还以为你下午不能来了呢,阿姨还好吧?”

    萧毅也被这气氛所压抑,不由得放轻了脚步,也不敢打扰刘文渊走了过去坐下,压低了声音问道:“怎么回事,是不是你们谁又气到刘师傅了?对了,你们两个怎么还在这里?不上学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