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晓萱 作品

第四百五十九章狗仗人势的东西,你也配!

    李来娣和李盼娣被李晓萱收拾了一顿,两个小姑娘愤愤不平的,这要是放在以前,他们自己忍了,或者以后找机会再收拾李晓萱也就是了。是断然不敢跟家里提一句的。

    毕竟他们只是女孩子,是奶奶和爹眼里的“赔钱货”,若是让家里知道他们在外面干活还不老实,竟然还跟人打架,说不得家里又是一顿竹笋炒肉。

    可是如今不同了,大家嫁到了族长家里,虽然得了多少彩礼不知道,但是只看家里每个人都有新衣裳,奶奶的箱子里还锁着好多好多的新鲜布料,几个小姑娘都知道,他们家的好日子来了。

    家里如今还张罗着要给二闺女李盼娣定亲,想到大姐嫁给族长儿子那些富贵好处,李盼娣也是心里热烈,惦记着自己也能嫁到这样的人家李。不说别的,光是吃饱饭都不提,每顿饭里竟然还有油腥儿,这是他们以前不敢想象的。更别提大姐嫁过去以后,家里的旧衣裳一件都没有带,却是衣柜里塞了四五套新衣裳,这是她做梦都不敢想的好事儿。

    所以如今李盼娣也是水涨船高,自觉在屯子里高人一等。自己姐姐都嫁的那么好了,大姐闷葫芦似的一个人,自己可是家里最能干的,平日里挨打也是最少的,怎么还不得比大姐嫁得好啊。

    所以最近在村里有些飞扬跋扈的李盼娣被李晓萱这样当着一群小姐妹的面扇了巴掌之后,小姑娘那股子怒火怎么都压不下去,不但回家添油加醋的把事情说了,更是带着妹妹去了族长家里找大姐。

    族长家里规矩大,哪怕都是屯子里的小姑娘,可是他们等在门口站了能有两刻钟,才被人带进去见大姐李招娣。

    两个小姑娘一路上谨小慎微的,前面领路的婆子一句话都不说,倒是让李盼娣也不敢乱说话了。

    “少爷。”婆子突然停下来,忙让路到一边恭敬的站着。

    李恩铭快步往外走,路过他们的时候“嗯”了一声,突然看向姐俩,“你们是来找招娣的?”

    李来娣年纪小,一看李恩铭的气度,吓得话都不敢说了。事实上李恩铭虽然在屯子里读书,但是平日里的小伙伴就那么一帮人,旁人是很难融入的,更别提他们这样的小姑娘了。

    倒是李盼娣,虽然也紧张,却还是扬起小脸道:“姐夫,我们.......”

    李恩铭眉头一蹙,他不喜欢这个称呼,像是在提醒着他,跟李晓竹再也没有什么可能了。而且,他又不是娶妻,连纳妾都算不上,怎么就成了姐夫了?

    不过这话他也不会跟个小姑娘随便计较,看李盼娣脸上还多了几个巴掌印子,想来打人的没有留着力气,他突然就觉得,打的挺对的,一点儿眼力见都没有。

    “你带着他们进去吧。”交代婆子一句话,李恩铭大步走开了。

    “姐夫,你等等,我......”李盼娣追上去,似乎想要说什么,却被婆子拦住了。“盼娣姑娘,你不是要见姐姐吗,老奴这就带你去。”别看族长家里只是住在大柳树屯,却也是规矩森严的,婆子这一开口,声音就有点儿冷,吓得李盼娣到底不敢吭声了。却也还是道:“大姨,我姐夫干啥去了?走的这么急?”她说话的功夫还贪恋的看着李恩铭的背影,大姐的命真好,恩铭少爷长得这么好,又是族长家的独子,怎么就看上了大姐呢?

    “少爷自有少爷的事情。”婆子哪里敢多嘴。

    李盼娣蹙眉,想说什么,眼前却到了一个小院子。

    “招娣姑娘,你妹子来看你了,老婆子把人领进来了。”婆子把人送到院子门口,却并不进去。

    招娣姑娘?

    李盼娣觉得哪里不对劲,却也没有什么见识,自然是想不通的。

    李招娣正在院子里洗少爷换下来的衣服,听说妹妹来了,忙起身跑了出来。“招娣、来娣,你们咋来了?”她随手在身上擦了擦水,欢喜的把妹妹引进来。哪怕只是一墙之隔,她既然进了这个院子,却是轻易出不去了。自从被抬了进来,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家人呢,自然欢喜异常。

    “大姐,你这衣裳真好看。”李来娣年纪小,看着大姐身上一身杏色的新衣裳,眼里满是羡慕。“这么好的衣裳干活就穿啊,姐夫对大姐真好。”这明显是一身新衣裳,他们一年都添不上一件,可是大姐如今却只是做粗活的时候穿着。

    李盼娣的目光还落在大姐的手上,那里静静地挂着一个银镯子,大姐的耳朵上也不是当初在家做姑娘的时候那个小木棍了,如今那里有一对银丁香,头上更是戴着绢花,这一切的一切,都昭示着她大姐如今不一样了。

    妹妹来了,李招娣就暂时放下手里的活计,抱着一盆衣裳回了自己的屋子。“不知道你们今儿过来,不过我这里有点心,你们尝尝。”她住的房间虽然不大,却也是个单独的房间,房间里的家具摆设在这个院子里虽然简单,却是姐妹俩从来不曾见过的。

    李招娣欢喜过后,才发现两个妹妹脸上都有巴掌印子,当即就红了眼睛。“是不是奶奶又打你们了。”心疼的摸着妹妹脸上的伤,小姑娘就红了眼睛。

    李来娣年纪小,只一味的往嘴里塞点心,含糊不清的摇着头,却也没有说出什么。倒是李盼娣,突然道:“大姐,你不是嫁人了吗,怎么头发还没挽起来?”她见大姐竟是一副姑娘家的打扮,顿时就愣了。

    李招娣也是一愣,许是没有想到妹妹会问这个,她顿时支支吾吾的,“那啥,你们吃东西。今儿怎么想到来我这里了?”

    李来娣咽下了嘴里的点心,“大姐,我们让李晓萱那死丫头欺负了,你可要给我们做主啊,大姐夫那么厉害,让他爹把李晓萱带去祠堂,狠狠的打一顿屁股!”

    小姑娘恶狠狠的,“我们可是族长的亲戚,那个死丫头竟然敢欺负我们,让姐夫打死她。”

    李招娣一听这话,脸色刷的变了。

    与此同时,李家的大门口,李老五还在那嚷嚷。

    “我女婿可是恩铭少爷,你们敢欺负我闺女,没有十两银子,这事儿没完!”

    “哦,原来你还是恩铭哥哥的老丈人,我倒是头一次听说。”阳光下,少女笑眯眯的咧开小嘴,一排整齐的小牙熠熠生辉的。“喂,恩铭哥哥,这里有你的便宜老丈人,你要不要来认一认亲?”

    刚刚赶到的李恩铭:“.......”果然这小丫头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一肚子的恼火,李恩铭看着打着他旗号胡作非为的李老五,突然咬牙道:“我倒是不知道,一个丫鬟的父亲,什么时候成了我的岳丈了?”

    李老五听到这个生意,一个趔趄,“恩铭少爷,你.......你怎么来了......”

    完了完了,暴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