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刀小新 作品

第93章 惊闻

    “哈哈,你误会了,我只是遇到了熟人,所以多看了两眼。哦,原来你叫晴儿。”杨昭爽朗一笑道。

    很显然,先前那女子将注意力集中在杨昭身上,对杨昭微小的神情尽收眼底了。

    “奴婢不知道当日是大人当面,多有唐突,望赎罪。”那晴儿赶紧躬身道,再也不敢抬头。

    同时,她自然是快速的给芸娘传音讲述。

    “哈哈,大人有所不知,在散修坊市中,那些客人皆入幻境,他们或知、或不知,皆乐在其中,却无法亲近到我云狐一族的真身。

    我们对大人当然是不敢以幻境伺候,大人可以一试,当知我云狐一族的妙处。”芸娘传音道。

    “不必了!”杨昭传出神念回复道。

    “诸位大人慢用,妾身告退了!”那芸娘脸色黯然,随即躬身告退道。

    “人不风流枉少年,那云狐一族依靠我们庇护,我们偶尔也有求于他们。杨兄弟不妨和他们多亲近、亲近。

    很多人族武者和炼气士都想谋一云狐族女子而不可得,今日他们主动送上,兄弟却也不用推辞,这算不上以权谋私,而且还有利于我们镇卫,何乐而不为。”

    酒足饭饱,杨昭等人离开云楼,杨昭陪同苏河去往卫苑,也算是顺路送他一程,路上苏河调笑道。

    “哈哈,苏兄也曾有过云狐之女?”杨昭一笑道。

    “什么叫也曾。哈哈,我们武者不像你们炼气士,生命悠长。达到我这个层次,再想往上一步极难了,即便修为增长一重,生命增加也不过数十年。

    此等妙事若是错过,等到生命将尽之时,岂不后悔。不过,那云狐族送给你一个婢女,确实是看轻兄弟了,至少要将云狐族公主献上才是,所以,兄弟你推辞掉也未尝不是好事,等为兄操作一番,让那云狐公主自投罗网可好。”苏河笑道。

    “哈哈,还是算了,我第一次给了妖狐,着实是不甘心。”杨昭爽朗一笑道。

    两人相处这么长时间了,杨昭自然有所了解他,他最感兴趣的话题就是女人和食物,谈论起来滔滔不绝、乐此不疲,所以杨昭断然结束了这次谈话。

    “哈哈,也是、也是。那就留作以后了。”苏河见杨昭如此终结话题倒是笑道。

    苏河和杨昭在一起谈论,王文钊此时自然很识趣的紧随其后默默无语。

    他很清楚,在酒宴上,杨昭是尊师重教,而两人如今的关系是上下级关系,不可僭越。

    “杨兄弟,明日我回褚州城了。可别忘记两个月后的点卯,毕竟是你第一次露面,不可缺席呀!”苏河叮嘱道。

    “放心,我准时赶到。”杨昭道。

    随后,几人分手,杨昭回杨家。

    “小主人,今日府尹府宰将冯家一部分地契拿了过来,说是要献给我们杨家的。

    那是冯家三处庄园,都是肥沃的土地,连同土地上三百多奴隶也都一并交给了我们,小人不敢做主,主人让我询问你该如何定夺?”第二天中午时分,关武过来禀报道。

    “收下吧!你去接收,正好我杨家没有肥沃土地,如此一来就解决了粮食产出问题。”正在闭目参悟剑法的杨昭点头道。

    “是,小主人!”关武一喜道。

    “关武,你给我准备一些礼物,我想去卫事府看望一下我曾经的属下。”杨昭看关武要离开就吩咐道。

    “小主人还不知道吧,那聂红袖、鹿石外出执行抓捕凶犯江大牛的时候战死了,心脏都被掏走了,死得老惨了,他们的属下将他们寻找回来的时候,整个確州城街面上都看到了。”关武道。

    “死了!”杨昭一愣,顿时有点伤感。当日他就感到不对劲,还提醒了聂红袖一嘴,想不到竟然被自己说中了。

    “那聂红袖、鹿石家中还有什么人?”杨昭道。

    “鹿石还好,他家中还有弟弟、妹妹,都已经成年,家中虽然破落了,但还有十亩薄田,日子还过得去。

    那聂红袖就惨了点,父亲生病瘫痪在床,下面还有一个弟弟六岁、妹妹三岁,全靠母亲一人在城中做零工养家。唉。”关武道。

    其实上,关武虽然是奴隶出身,聂家也曾经是贵族奴隶主,但如今的生活,他比聂家好太多,即便在確州城街面上,关武也是有头脸的人。

    尤其是杨昭强势回归,将冯家踩到脚下,杨家当之无愧成为確州城仅次于姜家的大奴隶主,关武作为杨家管事,自然是水涨船高,身份地位增长不少,在確州城一时间也是极为风光。

    其实不但是关武,龙大柱等经营木匠铺的奴隶,如今随着杨昭身份地位提升,在街面上也是有头有脸了。

    “你可知道聂红袖家在哪里?”杨昭道。

    “容老奴去打听,保准下午给小主人一个准信。”关武赶紧道。

    “嗯,去吧!”杨昭摆摆手,关武迅速的走了出去打听去了。

    “老师,可知道那江大牛行凶杀了聂红袖、鹿石等卫事府差役的事情?”随后,杨昭去见了王文钊询问道。

    “此事我知道,也和確州府土地神、卧牛山山神通了气,让他们严密监察,但据他们说,并没有发现有妖、鬼作祟,所以将其列为普通的事件,并没有列为我镇卫事件中处理。你可有所发现?”王文钊道。

    “我感到此事不简单,那江大牛不该有如此修为,还是要密切关注。”杨昭道。

    “好,我会吩咐下去,让他们密切关注此事。”王文钊道。

    “小主人,已经查清楚聂红袖家所在地了,现在天色已晚,是否明天去?”杨昭回到家中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关武禀报道。

    “现在就去吧!”杨昭沉思一下道。

    “是!”关武点头,随即带着杨昭朝着城西走去。

    “那聂家虽然落魄了,但毕竟曾经是贵族,住的院落还挺大,听说他们已经张罗着要出售这院子了,姜家想要,但价格压的很厉害,聂家不想卖,其他人家也不敢接手,现在就僵持在这里了。”关武边走边将他探听到的情况告知杨昭道。

    “哼,这姜衡贪财至极,对曾给自己卖命的属下也如此刻薄,迟早要遭报应。”杨昭冷哼一声接着道:“以后每个月救济聂家五百铜贝,放出话去,聂家由我们杨家照顾,谁若是敢打聂家主意,我杨家决不轻饶。”

    “是,小主人。那聂红袖若是知道他能有如此福报,死也瞑目了。”关武不失时机的拍马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