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石头 作品

第72章 自古套路得人心

    来袭的两人顺着外面的小路闪身进入前面的广场,雾气有点引动周边的水灵力,似乎有些小动物活动的动静,两人也没有注意直接往山庄里面找去,很快便看到了对面居住区的房屋,柳元微微感受到一点别扭,似乎远看一个人的眉毛不见了,或者是看镜子的感觉,总有一点不真切,当然,这需要仔细的对比才能看出来,而对方显然没有那个时间,摇摇头将这点微不足道的想法压下,此时作为山庄整体中的一间房子,出现一点方位偏差也是可以理解的。

    两人没有意识到幻境的作用,但这边已经做好杀人的准备,看到来人不单单是柳元,众人仅仅是眼神凝重一些,几个人来都没关系,此时此刻已经是箭在弦上,真正对阵的只有姑侄两人,其它的人只是控制陷阱,从旁辅助。

    远方似乎有人开门,稀稀疏疏的声音有点干扰灵觉,准备袭击的两人一直顺着小路往前走,很顺利的进入田玉秀的小院子,直到来到了门前,“我先进,你随后跟上,完事后我们搜刮一圈再撤离”,对面的女子甜甜一笑说道:“知道,元郎你小心点”。

    两人不再说话,柳元直接推门往里走,这一推下有种用错力的感觉,然后整个人倒栽了下去,失重的感觉传来,反应过来马上运使法决漂浮起来,往前一看,哪还有什么房间内的东西,这一推门直接推到悬崖边上。

    前面的柳元还没有意识到这是什么情况,一个人碰到认知之外的事情当然先要收集信息交给大脑处理,就这一点时间,后面的刘露已经迫不及待的推门想要进入,结果自然也是掉了下来。

    没给两人过多的反应时间,后面的飞弩直接往前湍射,此时灵觉反应得到反馈,两人立即明白这是遭到了埋伏,没有时间琢磨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柳元暴喝一声,“起”,只见此人周身环绕明珠,看上去眼花缭乱,实则仅有一枚法珠,却是将这边飞过来的弩箭都挡了下来。

    此时先落下去的柳元已经重新飞了上来,而后进入的刘露当然是在后面,看到前面飞来的弩箭,也没有多惧怕,掐诀燃烧了一张纸符,但看到应该出现的土盾没有出现才有点慌神,低阶符纸就这样,这土盾却是要调取土灵气,通常便是从大地上吸取灵力,但这半空中没有接触的地方,自然就没地方可取,土盾也就没有成功。

    隐藏于雾中的三郎看到这一幕时眼睛一亮,将藏于暗处的短飞剑调动便向着对方的头颅飞去,嗤嗤声不绝于耳,对面当然慌了,果断求援,“元郎救我”,前面的柳元这才将神识调动到后方查看,这一查看才发现夫人有危险,此时左右为难,眼看着前面又飞来一波的弩箭,只能一边防好前面,一边取出一枚铁珠子往三郎的短剑上打去,叮当一声,三郎如遭重创,短剑直接掉头像是没了力气般往下面坠去。

    强忍着元力丝线被撞掉的痛苦,再次的用吐丝决将失控的短剑抓起,歪歪扭扭的向着阵盘飞来,只是凡间的武技,竟然这么大威力,真是想不到。

    这人自号如意子,但没有多少人承认,凭借的就是手上这玩的很溜的铁珠,应该便是从对方家传的铁胆功演变出来的,对面一人硬抗两个方向的战斗,都打的有声有色,眼看着急切间拿不下对方,只能沉住气慢慢拖到变数出现,这个变数自然不能等着天上掉东西,早已准备好的东西自然一波波的往上送。

    三波弩箭过后稀散了下来,柳元此时经历过这么一波高强度的袭击已经有点疲软,正好趁此机会休息一下,“田庄主,这么突然袭击可不是待客之道啊”,这么长的时间对方显然已经明白过来,这总是这位田庄主带头埋伏自己,既然是埋伏,证明对方与自己的实力还是有一点差距的,只要沉下心来,没有问题,心内暗自给自己打气到,但隐隐的担忧却挥之不去,这是在对方的主场,而且,对方知道自己的来意,而自己却连对方是几个人都不太清楚。

    远方又有变化,看到前面的悬崖上扑过来几个人影,想都不想,“看我落雁珠”,咻咻咻的几声攻击过后,三个身影被打的爆散了开去。

    将扑来的人影打散后对方一愣,这么简单,想了一下,直接往山崖上面落去,这么长时间的飞行加上不断的御使珠子防御,有必要反击一波争取点优势,这刚一行动,对面的箭雨再次的落了过来,刚将这波箭雨防备过去,看到雾气中又有一人冲了过来,再次的扔出去一个珠子将对方打散后,醒悟到对方是在消耗自己的铁珠,便有点举棋不定。

    此时,后面的刘露终于醒悟了过来,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柄法剑,此剑看上去就是不凡,御使在空中有淡淡的青烟产生,像是要将空气点燃,遗憾的是御使该法剑也没有啥用武之地,浓雾笼罩,除去开始时那柄飞剑来袭,周围却是没有人再次的攻来。

    山崖上又是一个人影奔来,柳元手一转紧握一枚铁珠,却是没有再次的掷出,果然,对方到了悬崖边上也没有任何躲闪,直接掉了下去,这绝对不是人,只是个样子,柳元心内一松,再次往山崖边上移动。

    上面自然再次的射出一波弩箭,但已经有些稀拉,后面三郎咬牙再次的将短剑飞了出去,嗤嗤声相当令人恼火,后面的刘露却是喜上眉梢,终于等来了出剑的机会,想到前面丢人的一面又有点咬牙切齿的感觉,总之张嘴吐出“看剑”两字。

    柳元当然听到了后面的动静,但没有理会,对方越是不让自己踏上山崖边,证明自己的选择越是正确的,前面再次的跳出三个人影,柳元依然没有理会,防备着偶尔钻出来的利箭,径直往前赶去。

    却是没有发现,其中一个身影后面还藏了一个人,当然是田玉秀,至从上次战斗后田玉秀便喜欢上了剑在手边的感觉,本来这把剑也不是按照飞剑的模式做的,也可能是田时宗的手艺达不到那个地步,总之田玉秀喜欢剑不离人的状态,当然,筑基修士御剑肯定不像是武者那样手握剑柄打斗,而是剑体在身体周围转折冲刺,当然,必要时候也可以手握剑柄施展剑诀。

    就在柳元上崖的那一刻,三个稻草人也距离非常近了,对方当然看到了真实的情况,但内心也没多少的触动,只当是对方掩人耳目的做法,却不知道对方的目的何在,这一下从后面突然冲出个人来,当即眼睛睁大,但身体的反应还在意识之前,不愧是落雁珠,两人之间的距离仅仅是一瞬间,但此人还是扔出了手里的铁珠。

    奈何田玉秀早就防着对方这手快珠,神识微动,法剑偏折,嗤一声,将对方飞来的铁珠一削两半,然后身边的法剑没有停留,一个变向,直接向着对方刺去,柳元当然察觉到了危机,当即将身旁充当护盾的明珠向着对方的法剑撞去,这枚二阶法珠可是包了两道禁制,迅疾和坚硬,自己放在身边,就是当护盾的手段。

    “刺啦”,一声刺耳的相撞声,两人心神同时一震,剑的攻击和珠的防御不相上下,但此时田玉秀作为攻击方是占据一定优势的,伸手握住掉落的剑柄,然后悍然向前扑杀,柳元没想到对面的剑器也是二阶,这一下对撞直接将法珠上的神识撞散,手腕一翻,再次的射向对方一枚铁珠,田玉秀运使灵力将这个干扰扫开,紧追不舍。

    柳元本想后退几步缓一缓节奏,但这刚登上的山崖边缘,一个不查直接向后跌去,心内暗叫要遭,果然,田玉秀正面向前,当然做好了冲出山崖的准备,踏空而行,直接追杀上去,柳元想要稳住身形,想要防御对方的剑器,想要干扰这边的灵力,但,这些通通变成了一失足,没有恨了,法器都不在手边,眼看着前面的法剑劈来,还想要挣扎一下,却是手接手断,身接身断,转眼间尸身向着崖底飘落。

    另一边的三郎短剑也被刘露的飞剑磕的不断后退,本来上面的元力印记就没有恢复过来,这下子更是震得三郎脑袋抽搐,不大一会儿,三郎便不再控制短剑,任凭短剑向着山崖下掉落,到是后面的刘露眼看着往下掉的短剑,还不断的御剑追上去乱砍乱劈,不大一会儿,短剑便支离破碎的散落开掉到山崖下再也找不到。

    刘露正想着自己逮到偷袭的家伙要怎么炮制对方的时候,转过头就看到柳元破碎的身体向着山崖下面飘落,只见田玉秀深吸一口气,携带者刚杀完人的煞气气势汹汹的赶了过来,刘露一呆,然后迅速的收起飞剑举起双手,“别杀我,我投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