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星炼金师 作品

第五十章 高价承诺

    “厉害?何止是厉害!”奥利凡德从一个架子往上数,抽出其中一个魔杖盒。

    魔杖盒拉动了机关,打开了一件隐蔽密室的门,里面可以活动的空间狭小,但实际空间绝对不小。

    因为大部分的空间都被书籍塞满了。

    奥利凡德带着路明非走进房间,熟练的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放在了路明非面前的桌子上。

    “《奥利凡德炼金》?”

    这本书上的书名就是这个,还是手写的花体英文。

    “这本书是奥利凡德家族流传至今的炼金学书籍,每一个奥利凡德都会通过学习它来掌握炼金术。”

    奥利凡德介绍道。

    祖传的玩意!这东西一听就是偷学了就要不死不休的重要东西!

    路明非连忙偏过头“这东西我看没问题吗?不应该是传男不传女,传内不传外吗?”

    “但是它上面的知识没有你的那张图纸一半珍贵!”奥利凡德把路明非的头转了过来,当着他的面快速翻阅,来到了中间的一页。

    上面是一份横跨两面纸的巨大炼金图纸,路明非一眼看过去就感觉到一种强烈的既视感。

    “这是我们奥利凡德家族世代改进留下的炼金图纸。”奥利凡德指着这张纸上涂改的痕迹。

    “就是凭借它,奥利凡德魔杖店才会被称为欧洲最好的魔杖店。”

    他继续翻页,来到了最后的一页,上面是手写的字,看内容明显没有写完。

    看字迹是加里克.奥利凡德的字迹。

    “每一个奥利凡德都会在这本书上留下自己对炼金术的见解,不敢说是最好的炼金术书籍,但也算是秘籍了。”

    奥利凡德看了眼路明非“毕竟最好的炼金术士是尼可勒梅先生,最好的炼金术书籍也是出自他的手。”

    “那你给我看这个干什么?”路明非问道。

    奥利凡德叹了口气“给你看这个就是想说,我们奥利凡德家族也算是炼金学的专家,但我们这张炼金图纸和你的这份比差距太大了。”

    “这份图纸很珍贵!”

    路明非对此并不意外,只是脸上还是很配合的做出了吃惊的表情。

    龙族的炼金术其强悍程度可以独自撑起一个文明,无论是发展时间还是聪明才智,人类不可能强过他们。

    所以这份来自血脉中的图纸必然强过奥利凡德自己的图纸。

    家族传承再长也没用,龙族自己不但活的长,而且还不会死。

    龙族自己就是传承。

    “可是你把这么珍贵的图纸给了我……”奥利凡德一脸纠结。

    这东西太珍贵了,在奥利凡德眼里,即使把整个魔杖店卖了都换不来。

    可偏偏他已经看过了,可以说,这个图纸算是已经卖给他了。

    说没看清那就是自欺欺人了,奥利凡德家族的传统决不允许他做这种事。

    遗忘咒倒是可以让他忘记那张图纸内容,可是看过一遍的奥利凡德不愿意放弃它!

    “你想换点什么?加隆?还是其他的东西,放心,只要我能弄到,一定满足你!”奥利凡德郑重的说道。

    就算路明非找他要魔杖店他也认了!朝闻道夕死可矣这句话奥利凡德没听过,但是他有这种觉悟。

    即使这家店面丢了,他也能凭借这份图纸把魔杖制作工艺推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到时候奥利凡德这个姓氏就不再是响彻欧洲了。

    整个世界都会认为,奥利凡德,是最厉害的魔杖制作大师!

    奥利凡德的态度让路明非有些猝不及防,这种任君报价的态度也太像冤大头了。

    大爷,生意不兴这么做啊。

    路明非很想这么来一句。

    要什么呢?

    路明非想了想有了决定“奥利凡德先生…”

    “叫我加里克吧。”加里克.奥利凡德笑了笑“你能给我这份图纸,那就是我最好的朋友。”

    路明非从善如流“好吧,那么加里克,这份图纸可以卖给你,我要求也不高,你教我炼金术吧。”

    “就这?”

    什么就这?你瞧不起谁呢?

    不是,你等会,你个英国人为什么会嘲讽能力这么强的词汇?

    “我的意思是,你只要我教你炼金术吗?”加里克惊讶的问。

    路明非点点头“看摩罗温先生的意思你不收徒的,这种破坏你底线的要求应该挺过分的了。”

    其实路明非还是想要点加隆什么的,只是加里克的言语太过理想,气氛都衬托到这了,他也不好提这些俗物不是?

    “好吧,既然这样我答应你了。”加里克感慨着点头答应。“不过这么做你太吃亏了,这样吧,我每周再额外给你三十加隆作为补偿。”

    “一直补偿道你死为止,怎么样?”

    “额…大可不必。”路明非心说我这么年轻,你死了我也不会死啊。

    “放心,我虽然老了,但这是奥利凡德的承诺,它永远生效。”加里克认真的说“你要拒绝,这是我的底线。”

    “好吧,好吧。”路明非无奈的答应,心里却想着拿个几年得了,以后的存起来还是还给奥利凡德家族吧。

    毕竟路明非也不知道自己的寿命是多久,万一自己一直不死,那奥利凡德家那不要亏到死?

    这事太缺德了,路明非不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