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星炼金师 作品

第三十四章 索命

    格雷伯克始终没有把路明非放下来,因为鸡贼的他知道,对面的那几个人想要找的,就是他肩膀上这位。

    他未必知道投鼠忌器这四个字,但他非常理解这个道理。

    所以哪怕搭在他肩膀上的路明非再怎么影响他的输出,他都不会放下来。

    这相当于穿上了人肉护盾,隔绝所有技能的无敌buff。

    扛着路明非的格雷伯克无比神勇,几个跨步就冲向了那几个瘦弱的狼人巫师。

    毛发浓密的粗壮肌肉手臂隔开了卢平伸来的手,猛的一挥。

    只听一声细微的断裂声,卢平的身体几乎对折过来,被那只手拍在了墙上。

    卢平的魔杖脱手,身体顺着墙壁滑下来,胸腔火辣辣的疼痛告诉他,他的肋骨已经断了。

    “孱弱的小崽子。”格雷伯克瞥了一眼嘴角溢出血丝的卢平,不屑的吐了口唾沫。

    卢平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格雷伯克一脚踩住了他的胸口。

    “你应该庆幸我的慈悲,卢平家的小崽子。”格雷伯克瞄了一眼面色慌张的其他狼人巫师,“如果不是留着你的命更能让你感受痛苦这一脚就能踩爆你的心脏。”

    那只大脚准确的踩在了卢平肋骨断裂的位置,折断的肋骨差点刺进了他的肺部。

    但卢平没有求饶,甚至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强烈的疼痛被他憋在了自己的嗓子眼,要紧的牙关有鲜血溢出。

    “还挺能抗。”格雷伯克饶有兴致的看着卢平,一脚把他踢开。

    卢平看似失去了反抗能力,无力的在肮脏的小路上打了个滚。

    可格雷伯克没有因此失去警惕心,他抬起脚狠狠的踩下。

    只听咔嚓一声,卢平丢失的魔杖被格雷伯克一脚踩断,魔杖的断口出爆出一团魔力火花。

    破坏了卢平的依仗,这位狡猾谨慎的狼人巫师首领才心满意足的转身,看向了那些一脸慌张,被格雷伯克的残暴震惊的狼人巫师们。

    临时找来的队友还是不靠谱,在刚刚格雷伯克对卢平下手的时候这些狼人巫师居然没有一个反应过来,就这么看着卢平挨揍。

    而当格雷伯克转向他们时,一个个像是受了惊吓的鹌鹑一样,往后缩了几步。

    “嗤——”

    格雷伯克带着嘲讽的笑意就这么光明正大的从这群狼人巫师中间走过,全然没把他们放在眼里。

    也许是卢平的惨状引起了某个狼人巫师的共鸣,或者是格雷伯克的无视刺痛了他的自尊心,又或者是现在这个机会真的很棒。

    一个狼人巫师突然抬头,眼里满是仇恨。

    “阿瓦达索命!”阴森的绿光在他的魔杖上跳跃,以仇恨驱动的[索命咒]带着使用者的恶意射向了背对着他的格雷伯克。

    绿色的光芒映亮了格雷伯克的半边侧脸,早在那个狼人巫师念出咒语的第一个音节时,他就反应了过来。

    面对急射而来的恶咒,他面色入场,像是早就演练好了一般,把肩膀上的人扔向这射来的绿光。

    他早就知道狼人巫师中有人会出手,他也猜到,动手的巫师会选择[索命咒]这种不可饶恕咒。

    因为天生狼人的生命力极强,寻常的魔咒很难将他一击毙命。

    做不到一击毙命,那动手的人只能被愤怒的格雷伯克撕碎。

    但[索命咒]有一个缺点,它只能对命中的第一个生命生效,不存在弹射或是穿透的可能。

    那么,被他抗在肩上的人就是最好的肉盾了。

    反正他从来都没有想过找什么狼人王,他不信,也不想有这种威胁他地位的东西存在。

    而且这是邓布利多想找的人,任何能打击到这位高高在上的最强巫师的机会他都不会错过。

    哪怕因此被追杀,他也只会甘之若饴。

    “不!!!!”

    卢平的呐喊声如同在极短的时间里被无限的拉长,他绝望的脸让格雷伯克心情畅快。

    和他小的时候被自己袭击时的表情一模一样。

    格雷伯克欣赏着卢平的表情,他知道,这位加入凤凰社的狼人巫师正在内心谴责着自己,后悔利用狼人这个群体。

    活该!狼人群体只能在自己的掌握下!任何多余的群体都不应该存在。

    他又看向了那个被自己从肩膀上甩出去的人,这个人可能最后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吧?

    带着生存者对将死者的嘲弄,他看向了他的脸准备目送一个生命的消逝。

    下一刻,格雷伯克愣住了。

    刺目,高傲,瑰丽,冷酷。

    一双赤金的瞳孔盯着他,仿佛在看一个死人。

    赤金之下,仿佛困着一条恶鬼,随时准备挣脱束缚吞噬杀戮。

    玄奥位置的语言从他的口中吐出,未知的领域从他的体内扩散,如同在容器中灌入了胶质。

    而他格雷伯克,就是胶质中挣扎的昆虫。

    狂风吹过,面前的赤金瞳孔突然消失,一道绿色的光芒正义无反顾的射向这位狼人巫师首领。

    [索命咒]!

    格雷伯克下意识的想要躲开。

    可以躲开,恶咒目标没有对准!

    那个狼人巫师施法时手有点抖,导致准头有点问题,并不是射向最容易躲开的位置。

    格雷伯克弯腰,准备翻滚着躲开,可背后突然传来一股无法抵抗的巨力。

    格雷伯克失去平衡,愕然回头,却看见那双赤金瞳孔的主人正收回自己踹出去的脚。

    那人就这么用这闹着玩似的一脚把我弄死了?

    他的思维几乎凝固,只有这一个念头在脑海中盘旋。

    他的身体飞向绿光,像计算好的一样被送到了绿光的轨道上。

    饱含仇恨的[索命咒]完美命中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