颓废的烟121 作品

第二百七十三章 犯了众怒

    宏石长老的突然开口,直让整片广场为之一静,而顺着宏石长老的目光,大家很快就注意到了一个年轻人正欲转身离开。

    “什么情况?这小子竟然要走?这也太没礼貌了吧?”

    “就是就是,宏石长老都还没走,他竟然就要先走,这简直就是不给宏石长老面子啊!”

    “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弟子,一看就是个愣头青,回头宏石长老给他个小鞋穿,他这辈子也别想在炼丹上面有什么出路了…………”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是对着云逸凡指指点点,仿佛对方犯了什么滔天大错了一样。

    “这………怎么还都批判上我了?”

    人群之中,云逸凡马上注意到了周围那些很不友善的目光,也听到了众人对自己的指责,对此,他的脸皮不由得抖了抖,心下难免有些无语。

    “呵呵,小家伙,本长老适才提的问题,你难道不想说一说么?怎么这就要离开呢?”

    这时,宏石长老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打断了场上的议论。

    在提出问题之后,他一直都在观察众人的反应,在他想来,自己想要收徒的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清晰了,这会儿,众人应该都在苦思冥想他提出的问题,争取让他高看一眼才对。

    可偏偏这个时候,居然有人直接就要离开,这可着实让他好生惊讶。

    “老先生,您提的问题本就没有答案,您想要让我说什么呢?难道让我跟刚刚这位公子一样,说几句阿谀奉承、溜须拍马的废话么?那我可说不出口,我的脸皮没那么厚的。”

    听到宏石长老再次问到自己,云逸凡的目光闪了闪,原本并不打算多说什么,不过出于礼貌,他还是站直了身体,对着宏石长老拱手一礼道。

    “什么?!这小子在说什么?他说姚嘉公子的话是溜须拍马阿谀奉承?!”

    “我的天,这位是哪来的大神,竟然敢这么诋毁姚嘉公子?他这是不想活了么?!”

    “厉害,这小子真有种啊!不过我怎么觉得他说的是事实呢?”

    “嘘,小声点儿,你也不想活了啊……………”

    随着云逸凡的话音落下,刚刚安静下来的广场再次变得一阵混乱,所有人都被云逸凡的言论惊到了。

    谁也没想到,云逸凡竟然敢说姚嘉适才的回答是溜须拍马,这无疑是赤裸裸地打了姚嘉的脸哪!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是纷纷看向姚嘉的方向,一个个面色古怪起来。

    人群中,姚嘉的脸色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来,他也没想到,自己如此完美的回答,居然会被人说成是溜须拍马阿谀奉承!

    虽然他也承认自己的确有投机取巧之嫌,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被挑明,这简直让他脸上发烫,一时之间尴尬不已。

    下意识地,他不禁朝着云逸凡的方向看了一眼,眼底闪过一抹隐晦的杀意!

    “呵呵,小家伙,你说老朽提的问题并没有答案,这话是怎么说的呢?既然是问题,那么自然就有答案,你所谓的没有答案又作何解释?”

    高台上,宏石长老的眉毛挑了挑,同样被云逸凡的回答激起了一丝兴趣。

    他也没想到,云逸凡竟然会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来,姑且不说云逸凡对姚嘉拍马屁的评论恰当与否,单单是云逸凡说他的问题没有答案这一点,就让他感到十分的新奇。

    “我所说的没有答案,意思就是您老的问题并没有具体的答案,或者说,您老想要听到的回答其实并不固定。”

    云逸凡咂了咂嘴,随后继续道,“这么说吧,一个炼丹师想要成功最需要的是什么?我觉得刚刚大家说的都对,包括那位公子拍马屁的话也没错,炼丹师是什么?无非就是一种职业罢了,说白了跟那些厨子、戏子什么的并没有本质的区别,而任何一种职业想要获得成功,难道需要的东西不都是一样的么?”

    在他心里,一个人想要获得成功,不管他做什么,都是要勤勤恳恳,任劳任怨,除此之外就是天赋卓绝、背景支撑、高人指点、资源加持等等!

    炼丹师作为一种职业,自然也是离不开这些最基本的东西,至于说哪一项最重要,那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了。

    “炼丹师就是一种职业?跟厨子戏子没有本质区别?这…………”

    高台上,当听到了云逸凡的这一番言论之后,宏石长老的双眼不由得眯成了一条缝,眉头下意识地皱了起来。

    云逸凡的这一番话,着实让他有些触动。

    一直以来,大家都把炼丹师推崇到了天上,认为炼丹师就是高高在上的一个群体,可静下心来想一想,炼丹师的确就是一种职业罢了,跟那些做饭的厨子,唱戏的戏子,好像真的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吧?

    突然间,他的心下闪过一道灵光,似是有所感悟!

    “好家伙,这小子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他竟然说炼丹师跟厨子戏子一样?”

    “一派胡言,简直就是一派胡言,炼丹师的身份何等尊贵?怎么能跟低贱的厨子戏子相提并论呢?”

    “大家快看,宏石长老都生气了…………”

    台下再次乱成一锅粥,不得不说,云逸凡的一番言论,直接激怒了在场的所有人。

    他们作为炼丹师,一直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可眼下,云逸凡竟然把他们跟厨子戏子放到了一起,这让他们如何受得了?

    “得,看来我这是犯了众怒了啊!”

    眼看着所有人都对着自己指指点点,一个个恨不得生吞活剥了自己,云逸凡苦笑着摇了摇头,却也懒得理会。

    他知道自己说的这些话,肯定会让这些炼丹师不喜欢,不过这就是他的心中所想,就算这些人不喜欢,他也照样要说。

    “罢了罢了,我还是别在这儿碍人家的眼了,再待下去,恐怕都得被这些人群起而攻之了吧?”

    该说的都已经说了,再留下去的确没什么意义,念及此,他这便转身欲走,远离这片是非之地。

    “小家伙且留步!”

    然而就在这时,台上一直皱眉思索的宏石长老突然再次开口,打断了他的动作。

    “老先生还有什么吩咐么?”

    见此,云逸凡的眉头也是皱了皱,略有疑惑地问道。

    “小家伙,你适才所说的那些话,的确有那么一丝道理,不过当着这么多炼丹师的面儿说这些,难免有哗众取宠之嫌疑。”

    宏石长老微微一笑,不待云逸凡回答,他便是继续道:

    “这样吧,咱们暂且跳出现在的思维方式,回归到老夫之前的问题上,你且说说,在你心里,一个炼丹师想要走得更远,最重要的到底是什么?”

    云逸凡的言论,在他看来真的很新颖,而且细细琢磨之后,简直就是句句在理。

    他相信,能够说出这样一番言论之人,肯定会对他的问题有着不一样的见解!

    “老先生倒是够执着的,看来您老人家今天是铁了心要为难我到底了啊!”

    听到宏石长老之言,云逸凡摇头一笑,却是没想到对方竟然还会对自己发问。

    在他原本想来,自己适才的言论,恐怕也得罪了这位长老大人,对方不训斥他一通就不错了,没成想对方不但没有生气,貌似还挺赞同自己的。

    不得不说,对方的这一表现,再一次赢得了他的好感。

    “我觉得吧,不同层次的炼丹师,追求成功的方式肯定也不一样,对于普通的低级炼丹师来说,他们想要成功,就得靠着不折不挠的咬牙坚持,而对于老先生您这样的炼丹师来说,您若是想更进一步,主要就是得不急不躁、静得下心,不知老先生以为如何?”

    略作思忖,他的面色陡然一正,这便将自己的想法简单讲了出来。

    “不急不躁?静得下心?!”

    云逸凡话音刚落,宏石长老的身躯顿时微微一颤,脸上不由得闪过一道异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