颓废的烟121 作品

第二百二十四章 就这么完了?

    三长老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自己连三成力量都没达到的一拳,竟然把灵力境九重天的陈老给打死了!

    这一刻,他除了难以置信之外还是难以置信!

    “陈老!你怎么了陈老?你不要吓我啊!!”

    就在这时,原本跪在一旁的谢亭珍急急忙忙地跑了过来,对着青衫老者的尸体就是一痛摇晃,脸上充满了伤心之色。

    “别摇了,他已经死了!”

    见到谢亭珍疯狂摇晃青衫老者的尸体,三长老这时也是回了回神,语气低沉地道。

    “死了?陈老死了?!”

    听到三长老之言,谢亭珍顿时瞪大了双眼,眼底尽是一片难以置信的神色!

    她做梦也没想到,堂堂灵力境九重天的陈老,大庆帝国云顶商会的定海神针,居然就这么悄无声息地挂了!

    “不可能的,陈老怎么可能就这么死了?这绝对不可能的!”面色陡然一狞,她的眼底突然闪过一抹疯狂,猛地看向不远处的云逸凡,“是你!一定是你!是你害死陈老的,对不对?!”

    “谢亭珍,你不要胡说八道,云公子怎么可能害死陈老?他才刚刚晋级灵力境而已,怎么可能害死灵力境九重天的陈老?你不要信口雌黄!”

    谢亭珍话音刚落,还不待云逸凡做出回应,一旁的谢亭芳便是当先跳了出来,大声地斥责道。

    此时的谢亭芳也有些懵,她也没想到,灵力境九重天的陈老,居然就这么莫名其妙地死了,不过要说这事是云逸凡做的,打死她她都不相信。

    “我信口雌黄?谢亭芳,到了现在,你竟然还要偏袒这个外人么?”

    听到谢亭芳之言,谢亭珍的脸上不禁闪过一抹狰狞,“三长老,陈老一定是他害死的,就在刚刚,他趁着陈老不备,竟然突施暗器,我怀疑他的暗器上面一定是涂了剧毒,这才把陈老给毒死了!”

    “什么?!陈时煜中了暗器?!”

    谢亭珍话音未落,原本还在一旁郁闷的三长老一下子跳了起来,“丫头,你说陈时煜他中了暗器?此话可是当真?”

    “千真万确!陈老适才一时不察中了这个小畜生的暗器,这才想要杀他报仇,三长老若是不信的话,可以把陈老翻过来看一看!”

    见到三长老的反应,谢亭珍的眼底闪过一道亮芒,赶忙添油加醋地道。

    “翻过来看一看?”闻言,三长老神情一怔,二话不说,赶忙将趴在地上的陈老翻了过来,然后定睛看去!

    “嘶!!真的是中了暗器?!”

    目光一凝,他瞬间就看到了青衫老者丹田位置的血迹,面色一下子黑了下来!

    “云公子,这真的是你做的么?!”

    猛地看向一旁的云逸凡,他的眼底不禁闪过一丝怒意,语气低沉地质问道!

    他就说么,自己那一拳是不可能杀得了陈老的,闹了半天,原来对方的致命伤在这儿呢!

    “三长老稍安勿躁,容在下先说几句。”

    眼看着三长老把矛头指向自己,云逸凡这时挑了挑眉毛,不紧不慢地道:

    “首先我要承认,这位老先生丹田上的暗器的确是我放的,不过事实并非这位亭珍姑娘所说的那样,我可不是在他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放的暗器,我之前明确跟这位老先生说了,我的暗器很厉害,让他小心防备,可他非但不听,还要一动不动站在那儿让我射,这一点,在场的其他人都可以作证的。”

    “你的意思是,陈时煜主动站在那里让你用暗器射他?”

    云逸凡话音未落,三长老的眉头猛地一皱,将信将疑地道。

    “事实就是这样,不信的话,三长老就去问他们,相信他们肯定不敢欺骗您老的。”云逸凡摊了摊手,一脸无辜地道。

    “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听到云逸凡的辩解,三长老的面色变了又变,却是并没有去问那些护卫,而是将目光看向了谢亭珍,满脸阴沉地道。

    “这………”见到三长老的神色,谢亭珍吓得身躯一颤,“陈……陈老的确是主动站在那里让他发暗器的,不过……不过陈老还没准备好呢,他就直接放了,所以………”

    “够了!”

    谢亭珍还没说完,三长老的神情猛地一怒,直接将对方后面的话打断。

    “没准备好?以陈老的修为,怎么可能存在没准备好这种情况?亏你说得出口!”恨恨地瞪了对方一眼,他深吸一口气,却也懒得再去搭理对方,而是重新将目光看向云逸凡。

    “云公子,既然是这个老家伙自己找死,那么此事自然错不在你,老夫为我适才的态度向你道歉,还望云公子莫要介怀。”

    人死不能复生,陈老已死,他不可能因为一个已死之人再去责备云逸凡什么,毕竟,他今后的买卖还要指望云逸凡帮忙呢!

    不过话说回来,此时的他也真的有些好奇,云逸凡的身上到底有着怎样的暗器,居然连灵力境九重天的高手都能放倒!

    这一刻,他对云逸凡的看重,不禁又增加了一分。

    云逸凡朗声一笑:“三长老言重了,我怎么可能会责怪您呢?要不是三长老及时出现,晚辈恐怕已经惨遭毒手了。”

    “不说了不说了,事已至此,谁对谁错都已经不重要,此事暂且作罢,大家都不要再提了就是。”

    听到云逸凡之言,三长老摇了摇头,却也懒得再去研究是非对错,因为不管谁是对的谁是错的,他都不可能秉公办理。

    “三长老,怎么能就这么算了呢?就算陈老之事可以不追究,可他杀了大庆国的太子,此事必须要有个交代……”

    听到三长老居然打算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一旁的谢亭珍面色一急,赶忙大声争取道。

    “放肆!我说算了就是算了,你难道听不懂么?!”

    三长老的面色猛地一沉,看向谢亭珍的眼神简直充满了厌恶,“哼,不就是一个没用的太子么?死了就死了,有什么要交代的?你就告诉庆国之人,他们的太子自己练剑之时不小心抹了脖子,要不就说庆国的仇敌暗中刺杀,总之爱怎么说就怎么说!”

    对他来说,区区一个小国的太子,自然是无足轻重,他连灵力境九重天的供奉都可以不管不顾,何况是一个小小的太子?

    “云公子,莫要被这些小事坏了心情,走走走,跟老夫去我的房间休息休息,免得再被人打扰。”

    对着谢亭珍一通呵斥之后,他这才重新看向云逸凡,笑着开口道。

    “三长老客气了,我在这客舱待得挺好的,就不去打扰三长老了,三长老请便!”

    听到三长老之言,云逸凡满意一笑,却是对这位长老的处理方式颇为满意,他原本还在担心,此事最后又得由谢亭芳来背黑锅呢,不过现在看来,貌似他的担心是多余的。

    “也好,那就让亭芳陪着你,老夫不胜酒力,就先回去休息了,对了,亭芳丫头,你稍后让人把这里好好收拾收拾,看看都乱成什么样子了………”

    一番交代之后,他这便悠悠的离开了客舱区,直接回自己的房间睡大觉去了,至于睡不睡得着,那就不是别人所能知晓的了。

    “怎………怎么会这样?!就………就这么完了?!”

    等到三长老离开,谢亭珍的面色早已变得一片呆滞!

    她做梦都没想到,这么大的事情,居然就这么草草收尾了!

    下意识地看向笑意盈盈的云逸凡,这一刻的她突然有些明白,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恐怕绝非自己惹得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