颓废的烟121 作品

第二百二十一章 自以为是

    “这……这怎么可能?!我这是出现幻觉了么?!”

    谢亭珍的双眼瞪得大如灯笼,整个人都彻底地吓傻了!

    她做梦都没想到,堂堂灵力境三重天的商会供奉,竟然就这么轻易地被云逸凡给干掉了!这一切在她看来,是那么的不真实!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面色变了又变,这一刻的她总算意识到,自己这次怕是踢到铁板了!

    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居然能够随手灭掉一个灵力境三重天的老牌强者,这种事她别说是见了,就算是听,她都从来没听说过。

    “我是什么人并不重要,你不是想要把我生擒活拿么,来啊,继续,想必你的商会里应该还有更强的强者,把他召唤出来,继续抓我啊?”

    云逸凡冷笑一声,一边将脚下的老者踢到了一旁,一边淡漠地对着谢亭珍道。

    “你……你不要太得意,你杀了云华太子,今日无论如何也要留下来偿命!”听到云逸凡之言,谢亭珍咬紧银牙,脸上闪过一抹决然之色,“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去请陈老来!!”

    说着,直接对一旁的十几个中年男子下令道。

    “是是是,我们这就去请!!”

    这十几个被云逸凡震断手臂的男子,这会儿正躲在墙根处傻愣愣地看着这一切,此刻听到谢亭珍的吼声,他们全都浑身一颤,就要回商会里面去请更强的高手。

    “不用去请了,老夫来也!!”

    然而,就在十几人刚要行动之时,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突然从外面传来,声音略显苍老,但却苍劲有力,一听就不是一般角色。

    说话之间,一个一袭青衫,须发皆白的老者从外面走了进来,很快就来到了一号客舱门前。

    “陈老!!”

    见到这老者出现,谢亭珍的眼神猛地一亮,脸上露出兴奋的神情,“陈老,您总算是来了,此人杀了云华太子,还打伤了裘老,还请陈老出手将他擒拿!!”

    “不必多说,老夫都已经知道了。”

    听到谢亭珍之言,青衫老者点了点头,直接将目光看向对面的云逸凡,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小家伙,好厉害的手段,竟然连灵力境三重天的高手都能算计,看来你的身上应该有着很厉害的暗器神兵了?”

    目光在云逸凡身上扫视了几遍,老者的双眼微微眯起,冷笑一声道。

    早在谢亭珍去搬救兵之时,他就已经察觉到外边的动静了,原本,他以为裘老足以解决一切,却是没想到最后还得他亲自出马!

    “暗器神兵?!陈老的意思是,他刚刚用了暗器?!”

    青衫老者话音刚落,还不待对面的云逸凡出声,一旁的谢亭珍便是当先跳了出来,一脸震惊地道。

    “自然是用了暗器,否则的话,就凭他这区区灵力境一重天的修为,又怎么可能伤得了裘老?”

    青衫老者微微一笑,满脸笃定地道。

    他已经观察过,云逸凡的一身能量波动,根本就只有灵力境一重天罢了,这样的修为,绝对不可能是裘老的对手。

    所以,他敢肯定,云逸凡一定是用了不光彩的手段暗算了裘老,这才击败了对方。

    “暗器伤人?!卑鄙!!”

    听到青衫老者的讲述,谢亭珍的脸色猛地一冷,看向云逸凡的眼神顿时充满了愤怒。

    她就说么,凭借裘老的实力,怎么可能会被一个少年打伤?闹了半天,对方竟然使用了暗器,这就完全说得通了。

    现在想来,没准儿柳云华也是被云逸凡用暗器所伤,否则的话,凭借柳云华的实力,应该也不至于被云逸凡秒杀!

    “暗器?这………”

    另一边,当听到青衫老者跟谢亭珍的对话之时,云逸凡的嘴角顿时一阵抽搐,心下简直无语至极。

    用没用暗器,他自然比谁都清楚,可看青衫老者的架势,貌似对方比他自己还要清楚呢!

    “哈,老前辈果然慧眼如炬,想不到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目光闪了闪,他的眼神微微一亮,却是并未去反驳什么,而是笑着认了下来。

    “你能大方承认,倒也不失为一种坦荡之举,只不过,暗器伤人终究是下流手段,永远都见不得光的。”

    听到云逸凡承认下来,青衫老者点了点头,脸上闪过一丝果然如此的表情,显然是认为自己猜对了。

    “前辈教训的是,晚辈受教了。”

    听到青衫老者之言,云逸凡摇头一笑,心里对这个新出现的老者,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

    把一件不存在的事情说得如此头头是道,而且还自我感觉良好,不得不说,这位老前辈肯定是个自恋之人。

    “不说这些了,小家伙,老夫不想以大欺小,你还是束手就擒吧,至于那些见不得光的手段,就不要对老夫用了,因为用了也是白用!”

    嘴角一挑,老者的脸上闪过一抹傲然之色,居高临下地对着云逸凡道。

    在他心里,就算云逸凡有厉害的暗器在身,但也绝不可能伤得到他就是了,毕竟,他们之间的实力差距太过悬殊,并不是什么暗器就能抹平的。

    “老前辈,我倒是觉得您有些武断了,您怎么就确定,我身上的暗器伤不到您呢?”

    老者话音刚落,云逸凡的脸上突然露出一抹笑容,对着老者挑了挑眉毛道。

    “哦?这么说来,你是想跟老夫比划比划了?”闻言,老者目光一凝,眼底闪过一抹不悦之色。

    一个十几岁的小娃娃,竟然也敢挑战他的权威,这对他来说,可绝对算不上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云逸凡笑了笑:“没办法,晚辈实在不想束手就擒,所以只能麻烦前辈露一手了,不过我丑话说在前面,若是晚辈不小心伤了您,您老人家可千万别怪我!”

    “伤我?就凭你这小娃娃,竟然也想伤我?”

    听到云逸凡之言,青衫老者面色一沉,“真是无知者无畏,也罢,你不是有暗器么?老夫今天就领教领教你的暗器,我就站在这里,你有什么暗器统统放出来便是,我倒要看看你如何伤得了老夫!”

    让他对一个少年出手,实在是有失身份,今日,他就要让对方心服口服,来一个不战而屈人之兵!

    “好!老前辈果然有担当,若是这样的话,那晚辈可就不客气了!”

    眼见老者背负双手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竟然真的要硬接他的暗器,云逸凡顿时叫了声好,脸上露出一抹古怪的笑容。

    “来吧!!”

    老者冷哼一声,下巴微微一扬,一副我无敌,你随意的神情。

    “老前辈可要注意了!看暗器!!”

    见到老者已经做好了准备,云逸凡的眼神猛地一凝,下一刻,一根银针陡然从他的袖中飞了出去,直奔老者的丹田位置!

    “咻!!!”

    破风声陡然响彻开来,伴随着声音传开,空气中竟然出现了一条细线,这细线并非实体,而是因为银针太快,直将所过之处的空气无限压缩,形成了这样一条气线!

    “雕虫小………恩?!!”

    眼看着一道光芒从云逸凡的袖中飞出,青衫老者的脸上下意识闪过一抹不屑,可就在下一刻,他的瞳孔猛地一缩,眼底闪过一抹骇然,身躯也一下子僵硬在那里,整个人彻底地呆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