颓废的烟121 作品

第一百五十九章 交换问题

    离开了云顶商会,云逸凡马不停蹄,直奔虎翼军大营飞速赶去。

    一路上,他脸上的笑容几乎就没有停止过,一想到自己拥有了一架属于他自己的中级丹炉,他的心里就开心得不得了。

    “可惜云顶商会只有这么一架中级丹炉,若是有更多的话,我就可以帮师尊他老人家也买一架了,说起来,师尊那架丹炉可是有点儿掉价啊!”

    想着自己的丹炉,他突然间就想到了自己师尊的那架丹炉。

    之前在军营之时,他曾使用过对方的那架丹炉,说真的,那么一架破丹炉,肯定是配不上对方炼丹大师的身份的。

    “等到了天命城,一定要想办法帮师尊也弄一架中级丹炉才行,炼丹大师用低级丹炉,真的是太寒碜了!”

    撇了撇嘴,他不禁在心里暗暗发誓,今后一定要帮自己的师尊也弄一架好一点儿的丹炉,免得对方炼制高级丹药之时,还得跑到丹盟去借炼丹室。

    “对了,之前听亭芳姑娘说,极品聚气丹对于宗师以下的炼丹师都有很大的用处,等我回到军营之后,就把身上的极品聚气丹给师尊一半,让师尊随便去研究,说不定还能帮助师尊提升一些炼丹技艺呢?”

    对于自己的师尊,他肯定是没什么舍不得的,他心里清楚,对方的天赋其实并不算是顶尖,如果再没有一些外力的话,恐怕炼丹大师就已经是对方所能达到的极限了。

    想到这儿,他恨不得马上就回到军营,快些把自己的极品聚气丹分给对方一些,然后看看这东西是不是真的有谢亭芳所说的那等效果。

    脚下加速,很快,虎翼军大营就已经出现在了他的眼前,以他的脚力,用不上半刻钟的时间,他就肯定能够回到军营当中了。

    然而,就在这时,正在急速赶路的他突然身形一滞,一个急刹车,直接停了下来。

    “得,看来又得耽搁一会儿了啊!”

    身形定住,他不由得摇了摇头,脸上闪过一抹笑意,说笑之间,他的目光不禁朝着前方看去,那里,一个一袭青衫的阴翳老者,不知何时出现在路中央,刚好挡住了他的去路。

    “你就是云逸凡?本座已经等候多时了!”

    这时,阴翳老者的声音当先在路上响了起来,打断了云逸凡的思绪。

    云逸凡微微一笑:“不错,我就是云逸凡,不知这位前辈怎么称呼?又为何要拦住晚辈的去路?”

    “桀桀桀,本座的名讳,又岂是你所能询问的?你只要知道,本座是来杀你的就足够了。”

    听到云逸凡之言,阴翳老者怪笑一声,脸上闪过一丝不屑。

    在他看来,云逸凡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真气境武者而已,在他这个先天灵力境强者面前,简直就是不值一提,他今日能来刺杀对方,已经是对方莫大的荣幸了。

    云逸凡眉毛一挑:“来杀我的?这么说来,你是隐杀阁的刺客?”

    “咦?想不到你这小娃娃倒是挺聪明的,竟然一下子就被你猜到了!”阴翳老者嘴角一挑,却是没想到云逸凡居然直接就猜到了他的来历。

    云逸凡摇了摇头:“我在大元帝国没什么仇人,只有你们隐杀阁三番两次跑来暗杀我,我都不知道究竟哪里得罪你们了。”

    “你自然没有得罪过我们,我们不过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罢了。”阴翳老者冷笑一声,脸上突然闪过一抹疑惑之色,“小子,在你死之前,本座倒是有一个问题想问你,你的修为顶多就是真气境八重而已,你究竟是如何躲过之前的刺杀的?”

    来此之前,他已经了解到,隐杀阁此前已经派过了三波人马前来暗杀云逸凡,可最后竟然全都失败了,这在隐杀阁的历史上都并不多见,所以难免让他们感到十分的震惊和不解。

    他们已经调查过云逸凡,除了最近拜在炼丹大师古德门下之外,其它的根本没什么特别之处,可之前隐杀阁暗杀云逸凡之时,古德那时并不在大元帝国,也就不可能给对方提供保护。

    而既然没有古德的保护,他们实在想不通,云逸凡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

    “阁下这就不对了,我都马上要被你杀了,为什么还要回答你的问题呢?这对我又有什么好处?”听到老者竟然问出这样的问题,云逸凡的双眼顿时眯了起来,皱着眉头道。

    按照他的猜测,隐杀阁肯定是没有对他太过重视,对他的调查,怕是也只停留在了他拜师之前,而在那之后,隐杀阁应该没有继续深入了解过他,否则也就不会有现在这样的疑问了。

    不过话说回来,不管换成是谁,在了解了他的过去之后,恐怕也很难对他重视起来吧,毕竟,谁又能想到,一个普通的真气境六重的少年,能够在短短月余的时间之内达到如今这等骇人听闻的高度呢?

    “好处?你居然还想要好处?”听到云逸凡之言,阴翳老者的嘴角微微一挑,略作思忖之后,这才继续道,“这样好了,只要你乖乖告诉本座其中的隐情,那么本座可以承诺给你个痛快,让你少受一些痛苦,如何?”

    “我呸!少受一些痛苦有什么用?说到底还不是要死?”

    听到老者的提议,云逸凡狠狠地啐了一口,这才继续道,“我看不如这样好了,让我先问你一个问题,如果你的回答让我满意的话,那么我就回答你适才的问题,如何?”

    “你想问本座问题?”闻言,老者的眉头皱了皱,显然是有些不太情愿,不过,为了弄清楚这段时间失利的真相,他的面色变幻数次,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好吧好吧,你想问什么就问吧,若是能回答的话,本座倒也不介意帮你解解惑。”

    云逸凡面色一喜:“我的问题很简单,我就是想知道,你在大元帝国的隐杀阁里面算是什么级别的?可是能够排的上号么?”

    “你问这个做什么?本座能不能排的上号,跟你又有什么关系?”

    听到云逸凡的问题,阴翳老者微微一愣,却是没想到云逸凡会有此一问。

    云逸凡摇了摇头:“我就是单纯地好奇,另外,我也想知道我究竟死在了什么级别的人物手里,如果你只是一个小喽啰,我岂不是死得很不体面?”

    “这个你大可放心,本座在大元帝国的隐杀阁当中,就算排不上第一,却也肯定能排在第二位,你能死在本座手里,一点儿都不委屈你。”

    老者的下巴微微扬起,满脸傲然地道。

    “你居然能排在第一第二位?这么说来,就算有人比你强,也不会比你强太多了?”

    听到老者的回答,云逸凡的双眼顿时微微眯了起来,语气怪异地道。

    “可以这么说吧!”

    老者微微一笑,继续得意洋洋地回道。

    “哈,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放心了。”闻言,云逸凡不禁长笑一声,这才继续道,“好了,现在轮到我来回答你的问题了,对了,你刚刚问我什么来着?”

    “我问你,你之前到底是如何躲过隐杀阁那么多次暗杀………厄!!!”

    老者冷哼一声,就要把之前的问题再重复一遍,可他的话还没等说完,一柄冰冷的长剑,便是突然出现在了他的喉咙下方,彻骨的寒意,直让他浑身一僵,再也不敢多说一个字!

    “嘿嘿,老东西,现在你可是明白,我是如何躲过隐杀阁的暗杀的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