颓废的烟121 作品

第一百一十二章 顶包

    送走了罗洪,云逸凡很快就沉浸到了书籍的海洋当中,开开心心的翻看起了藏书楼里面的各种书籍。

    正所谓知识就是力量,他想要在炼丹这条路上走得更远,自然就需要了解更多的炼丹知识,刚好,丹盟藏书楼里面的所有书籍,都是对炼丹有所帮助的。

    云逸凡从炼材大全看到药材筛选,又从炼丹手法看到炼丹诀窍,总之,只要是他认为有用的东西,他都会看上一遍,然后一一记在心里。

    就这样,云逸凡暂且抛开了一切,一门心思地投入到看书当中,而这一看,就是整整两天的时间。

    原本,他是打算一直看下去,直到把整个藏书楼里面的所有书籍都看一遍的,可就在这时,一个不速之客,打断了他后面的计划。

    “吱呀!!!”

    伴随着一声推门声响起,一个少女直接迈步进了楼阁,俏生生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听到开门声,正坐在地上埋头苦读的云逸凡微微一愣,赶忙朝着门口看去。

    入眼处,一个少女正一脸冷峻地看着他,少女身着一身白色纱裙,腰间系着一条黑色的飘带,一黑一白的素净搭配,使得她看起来多了一分干练,少了几分幼稚。

    “公主殿下?!”

    看清了来人,云逸凡的面色不由得微微一变,赶忙从地上站了起来,略显尴尬的招呼道。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大元帝国的公主,李馨怡!

    “云逸凡!你果然躲在这里!”

    李馨怡的面色有些低沉,看向云逸凡的目光微微有些冰冷,甚至还带了那么一丝丝的厌恶和轻蔑!

    云逸凡并没有注意到李馨怡的神情,因为在看到了来人是李馨怡之后,他的目光几乎第一时间就看向了一旁,根本没敢跟对方对视。

    “公主殿下,您这是专程来找我的么?”沉默片刻,云逸凡暗中咬了咬牙,最终还是鼓足了勇气,勇敢地看向了李馨怡,面色如常地开口道。

    对于李馨怡,他多少还是有些愧疚的,不管怎么说,他跟对方也算是朋友了,可他之前居然废掉了对方的一位兄长,虽然事出有因,可李元辰的的确确是废在他的手里,这是不容争辩的事实。

    李馨怡冷冷一笑:“云逸凡,你这个只知道闯祸的懦夫,难道你除了会逃避之外,就不懂得一点儿作为男人的担当么?”

    “这………”

    听到李馨怡一开口就是对着自己一通口诛笔伐,云逸凡的脸皮抖了抖,眼底不由得闪过一抹慌乱。

    “哎,看来公主殿下是来兴师问罪的了?”沉默片刻,他不由得长叹一声,“好吧,我承认,你的兄长李元辰的确是被我所伤,不过此事真的是事出有因,而且我也的确不是存心想要废他手脚,说到底还是他先用暗器暗算我,我不过就是出于自卫罢了,如果公主殿下还是觉得我做的不对的话,那么我向殿下道个歉就是了。”

    大丈夫能屈能伸,既然对方跑来兴师问罪了,作为朋友,他愿意给对方这个面子,因为不管怎么说,人家的兄长废在他的手里是真的。

    “云逸凡,你用不着跟我道歉,你废不废掉李元辰,跟我一点儿的关系都没有,他李元辰是死是活,我也毫不关心,这件事上面,你没什么可道歉的。”

    听到云逸凡之言,李馨怡的眉头皱了皱,一脸淡漠地道。

    “什么?不是因为这件事?那公主殿下为何如此动怒?貌似除了这件事之外,我好像没有做错其它事情了吧?”

    李馨怡话音落下,云逸凡顿时瞪大了双眼,满脸不解地道。

    他还以为对方是因为李元辰之事来找他算账的呢,可看对方的意思,貌似并非如此。

    李馨怡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一些,“云逸凡,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你该不会是在跟我演戏呢吧?”

    云逸凡微微一愣:“我知道什么?不瞒公主殿下,我这两天一直在这里看书,不知不觉就看得入迷了,却不知公主殿下究竟想让我知道什么?”

    “这么说来,你是真的不知情了?”见到云逸凡的反应,李馨怡的面色变了变,略作沉吟之后,这才继续道:

    “云逸凡,你废掉了李天辰和贺锦仑,此事你可承认?”

    云逸凡点了点头:“这没什么可否认的,当时有很多人在场,我想否认也不可能的。”

    李馨怡点头:“那我再问你,你废掉了皇室的皇子,大都圣院的希望,难道你觉得此事就这么不了了之了么?你可有想过此事的后果?”

    云逸凡摇了摇头:“我当然知道此事没那么容易了结,不瞒公主殿下,我自知不是皇室和大都圣院的对手,所以我已经想好了,如果到了万不得已之时,我会想办法逃离大元帝国,先把我这条小命保住。”

    对李馨怡,他也没什么可隐瞒的,干脆把自己的心中所想直接说了出来,他相信,李馨怡应该不至于会去告密。

    “这就是你想到的解决问题的办法么?那你有没有想过,你若是跑了,那古德大师怎么办?你作为他的弟子,难道就没想过自己的所作所为,会给他带来怎样的后果么?”

    听到云逸凡之言,李馨怡柳眉一竖,一脸愤怒地道。

    云逸凡面色一凝:“师尊?公主殿下的意思是……他们去为难师尊他老人家了?!”

    他不是傻子,李馨怡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他哪里还不明白对方因何而怒?这一刻,他也终于明白,为何对方一上来就说他没有担当了。

    李馨怡冷哼一声:“你一个人藏在这里躲清静,可知古德大师正在被皇室和大都圣院刁难?眼下皇室和大都圣院都已经下了最后通牒,若是三天之内不把你交出去,古德大师就必须要自废丹田,自断一手一脚,为你的行为买单!现在该怎么做,你自己决定吧!”

    话音落下,她干脆不再逗留,直接转身出了楼阁,转瞬之间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