颓废的烟121 作品

第九十五章 李元洪

    整个街道之上响起一片流口水的声音,所有人的目光都是紧紧地盯着车辇之上的紫裙女子,眼底冒着绿光。

    云逸凡此时同样被紫裙女子深深地吸引,半晌都回不过神来。

    “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女人?简直就是天生的尤物啊!”良久,他的心神微微一荡,总算是从适才的惊艳当中缓过劲儿来,下意识地低语道。

    这是一个怎样迷人的女人啊?一袭若隐若现的薄薄纱裙,洁白如玉的香肩裸露在外,盈盈一握的纤腰,最要命的,是女子那一双秋水般的美眸,那诱人的光芒,仿佛能够让世间所有的男人沉沦!

    “要命啊,这女人是怎么生的?这也太勾魂了吧?”

    稳了稳心神,云逸凡还是忍不住多看了紫裙女子几眼,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

    长这么大,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迷人的女人,单论样貌的话,这女人应该跟赵飞燕不相上下,可不同的是,赵飞燕的美,是那种让人看了十分舒心,不会生出任何杂念的纯净之美,而眼前这紫裙女子,则是那种让人看了一眼就会感到口干舌燥、小腹发热的妖艳之美!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这个世上,恐怕没有任何男人能够抵御此女的美貌,除非那个人不是真正的男人。

    “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说的应该就是这种女人吧?”欣赏了片刻,他的目光不禁朝着周围扫了一眼,当见到无数的男人都被紫裙女子所倾倒之时,他不禁笑着摇了摇头,满是感慨地道。

    “哎哎哎哎………哎呦!!”

    就在这时,人群之中,一阵焦急的喊声突然响起,下一刻,一个推着独轮车的老者似乎是被人群挤了出来,扑通一声倒在了路中间,刚好距离车辇不远的位置。

    “啾啾!!唏律律………唏律律!!!”

    随着老者倒在车辇前方,拉车的两头独角马顿时受到惊吓,前蹄猛地抬起,惊叫着嘶吼起来。

    “啊!!!”

    独角马受惊,后方的车辇顿时一阵抖动,霎时间,车辇之上的紫裙女子吓得惊叫连连,绝美的脸上尽是一片的惊恐之色。

    “吁吁!!!”

    眼看着独角马受惊,负责驾车的御者赶忙勒紧了缰绳,用尽全力让独角马重新恢复了平静,半天才把车辇稳了下来。

    “潇潇公主,你没事吧!”

    等到车辇平稳之后,坐在紫裙女子一旁的年轻男子第一时间站起身来,一脸紧张地对着紫裙女子询问道。

    “吓死我了,真是吓死我了………”紫裙女子似乎还处在惊恐当中,绝美的脸上透着苍白,一个劲儿地拍着自己的胸脯儿,好像真的被吓坏了。

    “公主别怕,已经没事了。”见到紫裙女子被吓成这样,年轻男子赶忙又安抚了几句,随后猛地将目光看向车辇前方,那里,两个随行的护卫已经将倒地的老者一左一右架了起来,就跪在车驾一旁。

    “怎么回事?!”年轻男子的双眼微微眯起,语气冰冷地喝问道。

    “回三皇子殿下,是一个贩药的贩夫,不小心倒在了街上,惊了殿下的銮驾。”护卫被年轻男子的语气惊得身躯一颤,赶忙如实汇报道。

    “殿下饶命,小人不是故意的,殿下饶命啊!”

    被两个护卫按在地上,老者早已经吓得面无血色,满是惊恐地对着年轻男子扣头道。

    年轻男子的脸上闪过一道凶光:“哼,该死的老东西,竟然敢让潇潇公主受惊,实在是罪该万死,把他给我推到一旁砍了!”

    说着大手一挥,示意左右把老者带下去,就地正法!

    “遵命!!”听到年轻男子之言,两个护卫神情一凛,却是不敢有任何的违背,这就要押着老者到一旁枭首示众。

    “殿下饶命,殿下饶命啊…………”

    老者早已吓得浑身瘫软,大声地哀嚎求饶着,可惜的是,车辇之上的年轻男子根本无动于衷,完全没有饶他的意思。

    说话之间,两个护卫已经把老者押到了一旁,其中一人将老者按倒在地上,另一人抽出佩剑,佩剑高举,对着老者的脖颈便是一剑斩下,没有丝毫的犹豫!

    眼看着长剑落下,街上的众人都是倒吸一口冷气,有些人不忍心看到血腥的场面,干脆闭上眼转过头去,不敢睁眼去看。

    “啊!!!”

    “铛啷啷!!!”

    就在这时,一声惨叫突然响彻开来,随后,长剑落在地上的声音便是紧接着响起,再看行刑之人的手腕,竟不知何时耷拉了下来,明显是骨头断了!

    “什么人?竟敢阻止本皇子行刑?!”

    眼看着行刑护卫的手腕被打断,长剑也掉在了地上,车辇之上的年轻男子先是微微一愣,旋即陡然面色一变,愤怒地大声咆哮道。

    “真是想不到,我大元帝国的皇子,竟然会因为一个女人受了一点儿惊吓,就要砍自家子民的头颅,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啊!”

    男子话音刚落,一个年轻人便是从人群中缓缓地走了出来,正是恰巧路过此地的云逸凡!

    云逸凡的目光紧紧地盯着车驾上的年轻男子,脸上尽是一片的怒色。

    适才所发生的一切,他全都看在眼里,老者不小心被人挤倒在地,惊到了拉车的独角马,这并不是什么大事,也未造成任何不好的后果,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就是因为这样一件小事,车辇上的年轻男子居然就要砍老者的头!如此情形,实在让他有些看不下去了。

    “放肆!哪里来的小杂种,竟敢挖苦本皇子?!”

    云逸凡话音刚落,车辇之上的三皇子李元洪顿时怒目圆睁,脸色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来,对着云逸凡便是大声呵斥道!

    “皇子?你还知道自己是皇子?大元帝国皇室向来主张爱民如子,可你现在是在做什么?难道这就是皇室所谓的爱民如子么?!”

    面色一凝,云逸凡冷哼一声,目光直视着李元洪的眼睛,一字一顿地道。

    “这…………”

    听到云逸凡之言,李元洪的面色猛地一滞,一时之间却是有些说不出话来,因为云逸凡的质问,简直就像是利刃一样,直刺他的咽喉,让他根本没办法反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