颓废的烟121 作品

第六十一章 重振雄风

    一路无话,时间不长,云逸凡一行三人就回到了亲王府当中。

    云逸凡先让怡亲王安排好了王府之事,然后就跟对方直接进了密室,不准任何人打扰。

    “亲王大人,接下来的时间,我要为您行针走穴,这个过程多少有些痛苦,但还请亲王大人千万忍住,无论发生什么事,亲王大人只管按照我的吩咐去做,绝对不可自作主张,可以么?”

    密室中,云逸凡让怡亲王脱了衣衫躺在床上,随手备好了几套银针,待一切就绪之后,这才对着李天怡沉声道。

    李天怡郑重地点了点头:“小兄弟放心,本王一定全听你的,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不让我做什么,我就不做什么!”

    云逸凡点了点头:“很好,既然如此,那咱们现在就开始吧!”话音落下,他蓦地一探手,几根银针已然出现在他的手中,对着李天怡直接刺了下去!

    “刷刷刷………”手影翻飞之间,一根又一根的银针接连刺下,时间不长,李天怡的两条腿已经扎满了针,就像是刺猬一样!

    “好俊俏的手法!怪不得元成说古德的这位弟子医术了得,今日一见,果然非比寻常啊!”

    李天怡此时还十分的轻松,当他见到云逸凡的施针手段之时,他顿时眼神大亮,心下充满了赞叹!

    他见识过那些医道大师施针,说真的,跟云逸凡比起来,实在是差得太远了,这一刻,他对云逸凡的信心,无疑变得更足了一些。

    “嗖嗖嗖………”

    说话间的工夫,又是几十根银针已经扎在了李天怡的腰间,而随着这几十根银针扎入,原本还无甚感觉的李天怡猛地一咬牙,脸上闪过一抹痛苦之色。

    “亲王大人,现在,把你的真气尽数收敛到丹田之中,切莫让真气到处乱窜。”

    这时,云逸凡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对着李天怡命令道。

    李天怡不敢怠慢,听到云逸凡的吩咐,他赶忙收摄心神,将自己的真气尽数收回到丹田紫府,不让这些真气在经脉里乱窜。

    “很好!保持住,千万不要松气!”云逸凡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便是继续施针,这一次,他又用了上百根银针,扎在了李天怡的腰腹之间,每一根银针都刺入特殊的穴位,如果有人在一旁观看的话就会发现,此时在李天怡身上的银针,简直就像是一副精妙绝伦的画卷!

    李天怡的脸色渐渐变得有些苍白,显然,在云逸凡施针之时,他所承受的痛苦肯定很大,不过相比于不能做男人的剧痛,此时的这点儿痛苦,对他来说又算得了什么?

    云逸凡没有去管李天怡,此时的他依旧在施针,时间不长,又是一副银针尽数扎在了李天怡身上,而到了这会儿,他的额头也见了汗了,明显也是消耗不小。

    “亲王大人,最后这两针最为重要,但也最是痛苦,稍后,我会针刺你的中极、关元两大要穴,亲王大人要做的,就是忍住痛苦,坚持十息的时间,十息过后,亲王大人听我口令放开真气,任凭真气随意行走,明白了么?”

    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云逸凡深吸几口气,再次对着李天怡命令道。

    李天怡此时已经痛得说不出话来,听到云逸凡之言,他只能是轻轻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已经明白!

    云逸凡满意地点了点头:“很好,既然如此,那咱们现在就开始!亲王大人可一定要挺住了!!”

    话音落下,他猛地抽出两根相对较粗的银针,同时刺入了李天怡的中极和关元两大要穴!

    “恩!!!”

    随着银针刺入,李天怡的口中发出一声痛苦的闷哼,面容顿时有些扭曲,身躯都微微地颤抖起来。

    云逸凡的神色也一下子有些凝重:“十息!只需要十息!亲王大人一定要挺住啊!”

    他不知道这个过程究竟会有多痛苦,不过洞察之眼和天机之心给他的反馈上面说,此时此刻的痛苦,绝非常人所能承受,只此一点,就能想象到李天怡此时究竟有多疼了。

    不过,他还是对李天怡充满了信心,毕竟,这位亲王大人戎马一生,不知受过多少的伤,吃过多少的苦,想必就算是再大的痛,对方也一定能够忍住的,何况这可是关系到对方能否重振雄风的大事的,他相信李天怡一定知道轻重。

    “嘎吱嘎吱…………”

    李天怡的口中发出咬牙的声音,额头上的青筋也已经根根暴起,对于他来说,现在的每一秒钟都是煎熬,如果不是因为事关他的终身性福,甚至传宗接代,他恐怕真的已经放弃了。

    十息的时间并不长,可在此时此刻,无论对李天怡来说,还是对云逸凡来讲,这十息的时间都仿佛像是十个年头一样漫长!

    终于,就在李天怡眼看着就要控制不住之时,在一旁掐算时间的云逸凡蓦地眼神一凝!

    “时间到!松气!!”

    “呼呼呼…………”

    李天怡早就已经挺不住了,此刻听到云逸凡的口令,他想都不想,赶忙放开了真气的控制,刹那之间,庞大的真气从他的丹田紫府狂涌而出,开始窜入一条条经脉!

    不过,这些真气并不是无规则的乱窜,因为云逸凡所施展的银针,早就为这些真气规划好了路线,每一股真气的行进路线,都是云逸凡精心设计好的!

    “嗡嗡嗡…………”

    随着真气开始游走,李天怡身上的一根根银针都跟着颤抖起来,数以千计的银针一齐抖动,竟是在密室当中响起一阵特殊的音符!

    云逸凡的目光死死地盯着李天怡的全身上下,时刻观察着李天怡的每一丝变化,很快,他就看到李天怡的全身真气慢慢汇聚,目标正是李天怡的中极和关元两大要穴!

    时间不长,这两大穴位便缓缓地鼓了起来,上面的银针受到真气的鼓动,开始缓缓地向外弹出,差不多过了三十几个呼吸的工夫,两根银针微微一震,终于尽数从两大穴位里面彻底弹了出来!

    “就是现在!!!”

    眼看着银针弹出,云逸凡目光一凝,二话不说,迅速地将李天怡身上的银针一根根拔除,转眼之间就拔光了所有银针!

    待得所有的银针尽数拔除之后,李天怡的全身真气一下子归于平静,脸上的痛苦也是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片舒爽恬静,宁谧而祥和。

    “痛煞我也,真是险些要了我这条老命了啊!”

    半晌过后,李天怡缓缓地睁开了双眼,轻轻地呼出一口气,这才终于有力气开口说话。

    “嘿嘿,恭喜亲王大人熬过了难关,现在,就请亲王大人感受一下自己的变化吧!”眼看着李天怡醒来,云逸凡嘴角一挑,笑着开口道。

    “恩?我的变化?!”

    听到云逸凡之言,李天怡身躯一颤,他这才想起来,自己之前可是在治病的!

    想到这里,他二话不说,赶忙凝神屏息,感受起自己此时的变化来。

    “有……有感觉了?本王的………有感觉了?!”

    时间不长,李天怡的脸上突然露出激动的神色,双眼瞪得滚圆,身躯都剧烈地颤抖起来!

    多少年了?自从年轻之时遭受重创之后,他已经多少年没有感受到下半身的存在了?然而,此时此刻,原本毫无知觉的下本身,就像是被重新激活了一样,他能够感受到一股暖流在小腹之间涌动,那暖暖的感觉,简直让他无比的陌生,但又无比的怀念!

    他知道,此时此刻的自己,终于重新做回一个真正的男人了!

    “恩公在上,请受李天怡一拜!!”

    一阵激动之后,李天怡直接跳下床榻,扑通一声跪倒在了云逸凡面前,行了一个跪拜大礼!

    “亲王大人这是干什么?晚辈承受不起啊!!”云逸凡吓了一跳,赶忙跳到一边,眼底尽是一片的震惊之色。

    他万万没想到,堂堂的大元帝国第一亲王,居然给自己跪下了!

    李天怡猛地摇了摇头:“不不不,恩公承受得起,您对我李天怡恩同再造,就算是再大的礼,恩公也绝对受得起。”

    说着竟再次以头抢地,诚心诚意地磕起头来。

    云逸凡都被惊呆了,他是真的没想到,李天怡居然会有这么大的反应,要知道,他之前救活了对方的性命,也没见对方如此客气啊!想不到这次只是帮对方做回了男人,对方就感激成这样,着实让他难以理解。

    “亲王大人快快起来,这要是被人看见就不好了。”扯了扯嘴角,他这个时候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只能上前一步,将李天怡从地上扶了起来。

    李天怡的情绪依旧比较激动,顺着云逸凡的搀扶起身之后,身躯依旧在微微颤抖,看来是真的激动坏了。

    没有人能够体会到他此时的心情,身为大元帝国的堂堂亲王,可他一直以来连一个男人都算不上,那种苦闷抑郁的心理,其他人根本难以想象。

    他曾经发过誓,若是有人能够让他重振雄风的话,他一定三拜九叩,就算认对方当爹都没什么不可的。

    “恩公,从今日起,你就是我李天怡的再生父母,恩公有什么要求现在尽管提,只要我李天怡做得到的,绝对没有二话。”

    稳了稳情绪,李天怡抓着云逸凡的手臂,满眼都是发自内心的感激,好像恨不得把自己所拥有的一切都赠给云逸凡一样。

    云逸凡笑了笑:“王爷实在太客气了,不瞒王爷,晚辈也是因为当初在典籍上面见过王爷这样的案例,这才机缘巧合之下治好了王爷,作为一名医者,这也是我应该做的,王爷无需太过挂怀。”

    李天怡摇了摇头:“不不不,恩公此言差矣,我看这样好了,从今日起,恩公就搬到这王府来,我愿把整座王府赠予恩公,聊表我的感激之情。”

    “这…………”听到李天怡之言,云逸凡的脸皮一阵抖动,着实被对方的举动吓了一跳,“王爷,您真的无需如此,要不这样吧,如果王爷非要感激我的话,那就帮我搜集一些炼丹材料好了,刚好晚辈最近在学习炼丹,需要一些炼材。”

    他怎么可能要人家的王府?此番出手,皆是因为他觉得李天怡这个人还不错,这便顺手帮了对方一把,却是并未想过跟对方要什么报酬,不过看对方这架势,如果不让对方做点儿什么,恐怕对方很难善罢甘休。

    李天怡面色一正:“炼丹材料么?好好好,此事包在本王身上。”

    云逸凡点了点头:“好了,王爷大病初愈,最好多多调息,半月之内,暂且莫要亲近女色,晚辈有些疲倦,必须要先行退下休息了。”

    李天怡神情一动:“对对对,恩公先暂且去休息,等恩公休息好了,咱们再秉烛长谈也不迟。”

    说着,便是赶忙唤来下人,为云逸凡安排好最高规格的住处,让云逸凡先行去休整调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