颓废的烟121 作品

第四十九章 冲突

    大殿里的气氛瞬间降入冰点,所有人都被匡衡的话惊得心神一荡,哪怕是之前跟古德有过冲突的乐迁,这会儿都是眉毛直跳,神色有些紧张。

    庸医?!

    堂堂的虎翼军军医处大统领,六级炼丹大师古德,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被称为庸医,不得不说,这一幕真的把所有人都给震惊了。

    众所周知,虎翼军军医处大统领古德向来不懂得巴结别人,更是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跟丹王朱桓有过言语上的冲突,正因如此,古德才一直不受丹王朱桓的待见,成为丹盟在大元帝国分会中混得最差的副会长。

    可即便如此,丹王朱桓也不曾公然说过古德是庸医这般狠话,谁曾想,丹王朱桓的弟子,今日居然当众说古德是庸医,这可属实出乎了众人的预料。

    一时之间,所有人的目光都下意识地看向古德,等待着古德的反应。

    古德的面色十分平静,仿佛没有听到匡衡的话一样,半晌,他这才幽幽的将目光看向匡衡,眼底闪过一抹鄙夷之色。

    “呵呵,我当是谁呢,这不是朱桓养得看门狗么?朱桓那老家伙不亲自前来为怡亲王诊病,怎么派了一条毫无用处的狗来?这不是胡闹么!”说着还摆了摆手,就像是在轰狗一样,一脸嫌弃的神情。

    “恩?!”匡衡的脸色猛地一沉,仿佛要滴出水来,“古德,你竟敢骂本座是狗?信不信我禀明师尊,让他老人家把你逐出丹盟!”

    他没想到,古德居然敢当众辱骂他,在他的印象里,古德虽然性情耿直,但很多时候还是比较隐忍的,他不明白,今日的古德怎么会如此强硬,完全是一副要跟他撕破脸的模样。

    他不知道的是,古德今天之所以如此硬气,完全是因为云逸凡。

    在古德心里,能够收到云逸凡这样的徒弟,简直就是此生最大的幸事,眼下自己的得意弟子就在身边,他又岂能忍气吞声,任由他人欺辱?若是那样的话,岂不是要被自己的弟子看扁了?

    为了保护好自己在云逸凡心中的形象,他这才展露出自己最强硬的一面,今日就算跟匡衡,甚至是跟丹王朱桓撕破脸,他也在所不惜。

    心里有了这样的想法,他自然变得无所畏惧,“匡衡,丹盟不是朱桓开的,更不是你匡衡开的,就算你师父想要逐我出丹盟,都要上报高层禀明原因,无缘无故,他朱桓有什么权利把我驱逐?”

    “这………”听到古德直言,匡衡的面色微微一变,他这才意识到,自己适才有些失言了,丹盟那么大的组织,又岂是某个人可以一手遮天的?

    “哼,太子殿下,本座今日奉家师之命来为怡亲王诊治,自信可以手到擒来,还请太子殿下将此人驱离,莫要耽搁了本座为怡亲王治病,否则后果自负。”

    眼见自己并不能在言语上获得太大的便宜,匡衡眼珠一转,突然将目光看向了一旁的李元成,满脸冷傲地道。

    “这………”听到匡衡竟然把问题抛给了自己,李元成顿时面色大变,简直急得快要哭出来了。

    他万万没想到匡衡居然把问题抛给了他,眼下匡衡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如果他不把古德赶走,那么对方肯定不会出手为怡亲王治病,而听对方的意思,貌似有着绝对的自信能够医好怡亲王。

    “怎么?难道太子殿下觉得这个庸医会比本座更厉害不成?若是如此的话,那本座可就要离开了!”眼看着李元成犹豫不决,匡衡双眼微眯,继续威胁道。

    李元成面色大变:“匡衡大师且慢,一切好商量,匡衡大师千万不要动怒。”

    得罪匡衡,对他来说是万万不行的,要知道,匡衡不单单代表其本人,更代表了丹王朱桓,如果得罪了丹王朱桓,那整个大元帝国,恐怕都要跟着受影响啊,至少他皇室想要再从朱桓那里获得好处,怕是不太可能了。

    想到这儿,他猛地一咬牙,目光看向对面的古德和云逸凡二人。

    “古德大师,您看………”话到嘴边,却是有些说不下去了。

    古德是他派人请来的,眼下竟然要亲口把人赶走,这种事真的不是人干的,怎奈古德和朱桓之间,他真的没有其它选择了。

    这一刻,他真的后悔不应该把古德请来,如果没请古德前来,哪怕古德事后因为没请他而有所不悦,他也可以找个借口搪塞过去,可现在好了,一切都摆在了明面上,再也没有了挽回的余地。

    “哎,太子殿下无需多言,既是如此,那在下师徒就此告…………”

    古德长叹一声,脸上露出一抹苦笑,他没想到,匡衡居然把李元成给推了出来,他可以跟匡衡针锋相对,毕竟大家本就是冤家对头,可李元成不一样,人家作为主人,此刻既然要下逐客令,他还能说些什么呢?

    念及此,他这便站起身来,就要主动告辞。

    “不好了,大事不好了,太子殿下,亲王大人他七窍流血了!”

    然而,就在古德刚要起身离去之时,大殿之外突然传来疾呼,与此同时,一个亲王府的下人连滚带爬地闯了进来,完全顾不得礼数,“太子殿下,快,您赶快去看看亲王大人啊,亲王大人要不行了!”

    “什么?!皇叔快不行了?!”

    突然间的变故,直让在场的所有人都面色大变,李元成更是急得跳了起来,满脸的不知所措。

    “殿下莫急,容本座前去探查,诸位,大家随我一起,走!”匡衡这时也是面色变幻,再也顾不得跟古德争斗,赶忙带着众人朝着内院跑去。

    很快,大殿里就只剩下了古德和云逸凡师徒二人,气氛顿时变得十分安静。

    “师尊,咱们要不要跟过去看看?好像怡亲王的情况不太好啊!”沉默片刻,云逸凡突然挑了挑眉毛,对着古德开口道。

    古德怅然一叹:“呵呵,还去看什么?人家都已经下了逐客令了,咱们还有何面目去凑这个热闹?”

    云逸凡摇了摇头:“师尊此言差矣,正所谓医者父母心,虽然别人做得不对,可再怎么说,咱们都是医者,既是医者,就应该救死扶伤,如果就这么直接离去,岂不是有见死不救之嫌疑?”

    “这………”听云逸凡这么一说,古德不由得面色一滞,半晌说不出话来。

    正如云逸凡所说,别人做得对与错,并不应该影响到他们救人性命的仁心,以德报怨,这才是一个医者应该有的心态。

    “你这小子,年纪不大,境界是真高啊,罢了罢了,反正来都来了,那就去看看吧!”

    “师尊大义!”听到古德同意,云逸凡不禁笑了笑,对着古德行了个夸张的大礼。

    只是,古德并不知道,云逸凡之所以执意想要去看看,那可不单单是因为医者大义那么简单,说到境界,他云逸凡可没那么高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