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诺染 作品

第一百一十六章

    夜黑风高,鬼魅横行,暗黑的树林里安静的没有一丝生机,今晚的别宫注定是一个不眠夜。

    今夜的别宫灯火通明,白日所发生的一切深深的印在每个人的心里。

    整理祭台的御林军看着满地的尸体,那是连连叹息。

    “诶,你说,这三皇子也真的是太难了。”一个御林军说道。

    本来去年才刚从冷宫里出来,得了中枢史一职,今年还被云帝陛下带到祭典,大家都猜测,虽然贵妃早逝,但是看现在这情形,这三皇子会是未来的太子人选。

    哪知道这来栖山后竟然会丢了性命。

    “不该管的就不要多说话。”另一个人提醒道,这皇家的人身份尊贵,那是他们能置喙的。

    “哦。”那人点点头,但是还是按耐不住自己内心的好奇心,又问了一句,“诶,还有那中枢令的女子和相国大人到底是什么关系啊,听说相国大人赶过来后第一件事就是找她。”

    “这个不知道。”另一人摇摇头,大家都在猜测这女子的身份,但是却总说纷纭,说什么的都有,但是却没有一个统一的说法。

    “哎呀,先干活,这么多人,不知要忙到什么时候去哦。”

    “哦。”那人见另一个人也没告诉他什么,只好点点头,便又开始收拾起来。

    而此刻云帝坐在别宫的塌上,正在崔公公的服侍下一口一口的吃着燕窝,一脸悲痛。

    “云邻这孩子,母妃早逝,没曾想竟然这么年轻就追随他母妃而去了。”云帝说完,还摸了摸眼睛,任谁看了,现在的云帝都是一副痛失爱子的老父亲。

    “陛下,望节哀。”韩翊鸣面无表情的说道。

    “中枢令还剩多少人。”云帝突然问道,一改刚才得悲痛,此刻的他眼神里竟有着不合事宜的一丝期待,但是更多的却是疑惑。

    “陛下,中枢令无一幸免。”韩翊鸣回答道。

    “那爱卿的女儿呢。”云帝问道。

    云帝是知道韩雅然的,毕竟当时韩雅然会去中枢令,还是云帝下的决定。

    “小女至今下落不明。”韩翊鸣虽然心有担忧,但是脸上却表现的不是很明显。

    毕竟只要那个孩子不在祭台之上,那就说明还有一丝希望。

    “陛下,容臣斗胆问一句。”韩翊鸣微微低头说道。

    “爱卿请说。”云帝此刻竟然露出一脸微微失落的表情。

    韩翊鸣看着前方的云帝,此刻他竟有些猜不透前面那个从自己青年之时便开始辅佐的君王。

    “爱卿怎么了。”云帝见韩翊鸣说问一句,但是却迟迟没有说出来。

    “那些刺客怎么处理。”韩翊鸣突然说道,此刻他的眼神微眯,看着前面那个此刻一脸悲伤之色的云帝。

    韩翊鸣没有问出自己本来要问的话。

    因为那祭台的惨烈状况云帝没有看见,刺客数量之多,除开御林军和中枢令的人,远远望去整个祭台全是一望无际的黑色。

    是谁会派出杀手来行刺,准确的来说,是谁有这么大的实力能驱使这么多的杀手。

    刚才御林军来报,今日的刺客好想有两批人。

    虽然同是穿的黑衣,但是佩刀,和身上衣物却还是有差别。

    而且这次的御林军好巧不巧的只带了一半不到的人。

    “除了御林军和中枢令的人,其他的找个地方,全部火葬了。”云帝摇摇头,崔公公一看,便接过云帝手中的碗。

    “至于爱卿的女儿 ,吩咐下去,不管在哪,一定要找到人。”云帝又对崔公公说道。

    “是。”崔公公回答道。

    “爱卿觉得如何。”云帝又问着韩翊鸣。

    “谢陛下。”韩翊鸣没有说任何话,只是谢了恩。

    “好,那爱卿就留在这里处理这件事,明日寡人便回帝都。”

    “是。”

    天刚蒙蒙亮,云帝刚离开栖山,没过多久整个栖山后山全部都笼罩在一片火光里。

    一夜未睡的韩翊鸣看着那熊熊大火,灼热的气息里传出来阵阵的血腥味。

    “大人。”一个御林军对韩翊鸣行了一礼,说道。

    “说吧。”韩翊鸣点点头。

    “我们找遍了整个山头,都没有找到那个女子。”那个御林军有些无奈的说道。

    他们找了一夜,没说女子了,就是飞禽走兽在这山上都没见到几个。

    “那就去再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韩翊鸣一脸严肃。

    那个孩子到底在哪?

    “相国大人,你要不要去山下找找。”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是顾涵山。

    这次顾涵山也参加了祭典,前两日夜里还带了烧鸡问韩雅然吃不吃呢。

    “这…”虽然来人是大理寺卿,但是却还有相国大人在场,那御林军一时有些为难,不知道该听谁的。

    “听他的,去吧。”

    “是。”见相国大人发了话,那御林军马上领命走了。

    “你放心,雅然那孩子福大命大,不会有事的。”顾涵山安慰韩翊鸣说道。

    “但愿如此。”韩翊鸣心里担忧,但是却没有表现出来,毕竟这都过去一夜了,却连一点消息也没有。

    “你昨日为何没跟上我们。”当时情况紧急,韩翊鸣没注意,这稍稍空闲下来,韩翊鸣才想起来,昨日他没有在暗室里看见顾涵山。

    “这不能怪我,昨日那情况慌乱成那样,我也不知道被其他那些人挤到那去了。”顾涵山一脸无奈的解释道。

    韩翊鸣点点头。

    昨日确实有很多官员没有进的了暗室,应该在别宫的其他地方躲着的吧。

    “唉,我们这些人躲过了一劫,那些年轻人却没躲过。”顾涵山失落的说道。

    “是。”韩翊鸣点点头。

    御林军,还有中枢令的那几个孩子,却为了他们丢了自己的命。

    “陛下的命尊贵,那些年轻人的命也是命啊。”顾涵山突然说道。

    “涵山,有些话我就当没听见。”韩翊鸣警告他。

    “好好好,我不说了,你相国大人是忠臣。”顾涵山突然一脸带笑。

    “你到底想说什么。”韩翊鸣眼里有着警告之色。

    那远处的火光照在韩翊鸣的脸上, 却处处透着厉色。

    “相国大人,你应该清楚,那些年轻人在前面奋战的时候,为何没人去支援,难道这百官的命就是命,那些年轻人的命就不是命吗,一大半的御林军都守着你们这些躲在暗室里的人。”顾涵山脸色也变了,不过语气却很平稳, 但是句句却透着质问。

    “你见过那些年轻人吗。”顾涵山问道,“他们身上全是伤,那血染湿了他们的衣衫,没有一处是干净的。”

    “顾涵山。”韩翊鸣此刻语气透着丝丝愤怒,但是随即又语气缓和了些。

    “记住你的身份。”

    “我的身份,不就是这大理寺卿吗,相国大人,我大理寺的人就这样牺牲了, 我难道连质问一句的权利也没有。”顾涵山似笑非笑的看着韩翊鸣。

    “陛下已经承诺了,会对他们的家人嘉奖抚恤的。”韩翊鸣慢慢的说道。

    “嘉奖抚恤。”顾涵山摇摇头,突然笑了。

    “若是今日没有找到雅然,或者说找到的时候…”顾涵山突然顿了一下,又说道:“那相国大人你觉得你接受这嘉奖抚恤吗。”

    韩翊鸣没有回答他。

    若是那个孩子真的没了,他会是什么样子,韩翊鸣竟然有些不敢想。

    毕竟再多的抚恤也换不回来那个孩子。

    “相国大人,我顾涵山说话不会拐弯,望相国大人能海涵。”顾涵山突然对着韩翊鸣行了一礼。

    韩翊鸣一看,立马问道:“你这是干什么。”

    “那几个年轻人,我想亲自带回去,不知相国大人可准许。”顾涵山嘴唇轻启,脸上没有多少表情。

    韩翊鸣看着这个和他一样老去不在年轻的男子,没有拒绝,最后还是点了头。

    “好。”

    “谢相国大人。”

    就在顾涵山离开后,临近午时的时候,一人急促的跑了过来。

    “父亲。”是韩逸风。

    因为前几日的翰林院修订,翰林院除了总院士,其他人都留了下来,所以韩逸风这次便没有来栖山。

    但是听到栖山出事后,韩逸风便不顾一切的跑了过来,一起来的还有谭泽。

    “姑父。”谭泽对着韩翊鸣行了一礼叫道,与韩逸风一样,他也是一脸焦急。

    “雅然她……”就在韩翊鸣回答谭泽的时候,韩逸风急切的问道。

    “还没找到。”韩翊鸣摇摇头。

    “我去找。”韩逸风说道。

    “我也去,姑父,我带了人,也能帮上忙。”谭泽也说道。

    他们在来的路上就已经听说了栖山的惨烈,御林军损失了一半不说,

    就连中枢令也没一人存活,而且朝中刚重获得盛宠的三皇子都命丧栖山了。

    不过他们听说有一名中枢令的女子至今下落不明,不知是死是活,韩逸风和谭泽一听便知道说的是韩雅然。

    “好,逸风谭泽。”韩翊鸣此刻看着他俩,眼里有些恳求的神色,“一定要把雅然带回来。”

    “是父亲。”此刻的韩逸风眼里有着坚定。

    “放心吧,姑父,我们一定会把她平安的带回来的。”谭泽也是一脸的正色。

    “你们跟我走。”谭泽对着不远处一直等在哪里的谭府仆人说道。

    “是。”那些人一见谭泽发话了,都回复道。

    刚才还很热闹的后山又陷入了安静。

    那大火烧了整整一日,临近傍晚的时候才慢慢的熄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