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生之蛇 作品

第119章 序幕拉开

    “为什么?”

    寇仲和徐子陵听出这话有什么难言之隐,一脸好奇地看向桂锡良和辛容,难道那两个帮主间有什么恩怨,扩大到了竹花帮中吗?

    桂锡良和辛容打了一个冷颤,哪怕顶着大大的太阳,也脚底一阵阵冒冷气,“你们见过大帮主就知道为什么了。不过,劝你们如果遇到大帮主,最好绕道走。”

    “绕道走?”

    两人心中不解其意,但桂锡良和辛容都不想在这件事上解释太多,拉着寇仲和徐子陵往府邸走去。

    他们背靠老帮主和玉玲姑娘,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香主,但也没有人敢拦他们。

    至于修罗道和畜生道那边,他们对竹花帮的管理非常松散,根本没有经营帮派的心思,只是简单维持秩序,让他们听令就点到为止了。

    如果竹花帮有人想见他们,只需要摆平看大门的几个弟子就行。

    虽然没有几个竹花帮弟子,会想要主动去见他们。

    竹花帮驻地的府邸里,修罗道和畜生道也感应到两人的接近,从椅子上站起来。

    “你看,这就是天道的力量。”修罗道平静的说道。

    原来双龙之所以被拒之门外,是他们有意为之,特地没有知会下面的人。

    石龙不可思议的说道,“两位前辈,他们就是你们看中的人,能够破开长生诀之谜的唯一可能?”

    “没错。但不是他们破解,而是借助寄宿在他们身上的天道。”畜生道纠正道。

    先天高手跟普通的三流角色完全不一样,被他的查克拉改造过后,石龙不仅抵挡住查克拉种子的吞噬,成功提炼出查克拉,更完美的保持了自我。

    石龙点点头道,“不过,天道莫测,两位前辈又该如何利用天道呢?”

    “竹花帮不是得罪了杨广吗?他的爪牙很快就会来了吧。顺便铲除扬州做大的地方势力,这是一个磨炼他们的好机会。”畜生道心中早有计划。

    从石龙身上,他又更进一步解析出适合这个世界的人的查克拉,只是从他这个母体身上提取的查克拉种子中,那份强大的侵蚀力,依旧还是存在的。

    一旦让新的查克拉种子在这个世界的普通人身上生根发芽,虽然不至于像此前完全火影版的查克拉种子,一下就血气枯竭而亡。

    但要是非先天高手的话,依旧会被这份侵蚀力逐渐吞噬生命而亡,只是或早或晚而已。

    就像火影世界的上古时代,那些吃了神树根系充沛生机孕育的粮食,在无尽痛苦中缓慢走向死亡的饥民。

    要解决这个问题,他准备像六道仙人一样,在从石龙身上提取的半成品上,借助双龙身上的天道之力,更进一步创造完全匹配这个世界的查克拉,然后分享给每一个人。

    修罗道似乎感应到畜生道心中那股不同寻常的兴奋,不由得摇了摇头,并不觉得让这个世界充满查克拉有什么意思。

    他之所以愿意配合这个计划,更多是想借长生诀,看一看在它背后,就像大筒木一族一样,从天外而来的战神图录,究竟有什么奇特的地方。

    说话间,双龙在儿时同伴的帮助下,顺利来到了大厅。

    畜生道舔了舔嘴唇,一脸兴奋的说道,“就让我来会一会他们吧。”

    “不,还是我来吧。”

    修罗道怕畜生道这家伙一时兴起,把这两个小家伙吞了,从实体上寻求长生诀的奥秘,弄巧成拙,于是主动把收双龙为弟子的事情,揽在了身上。

    石龙在旁边静静地看着,虽然他是被畜生道以石龙武馆的弟子为要挟留下的,但真正让他留在两人身边的,更多还是他们宽广的眼界,不拘泥于世俗,还有那一股名为查克拉的力量,让他看到了长生之道的曙光。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们都不在乎这一点,一心一意追逐强大的力量,但他想要的,也就仅此而已。

    正这样想着,双龙进来了,随后就是一番有条不紊的拜师。

    在畜生道那可怕的目光下,双龙也渐渐明白桂锡良和辛容话中的意思,几乎不做任何思考,就拜在了修罗道门下。

    一切都在朝着计划的方向前进,就这样时间又过去半月,终于到了畜生道和修罗道最渴望的时候了。

    是夜,明月高悬,汹涌的长江上,五艘战船追风逐影,朝着仍在夜色中的扬州城风驰电掣而去。

    “竹花帮!”

    宇文化及站在战舰指挥台上,极目运河两岸,喃喃自语。

    本来他是来扬州为杨广夺取长生诀,顺便清扫这边抬头的地方势力,为杨广下一次出巡打好基础,没想到还在路上,就收到他在扬州做总管的挚友的求援信。

    让他尽快赶往扬州城,化解即将被竹花帮架空的局面。

    宇文化及神色冷漠,看着两岸连绵不绝的宫殿,不知道压榨多少民脂民膏和埋葬多少冤魂和血汗才修建起来的宫殿,正是杨广年前才沿河建成的四十多所行宫之一,眼中闪过一抹深邃。

    “国之将亡,必出妖孽。六道轮回,不管你是何方神圣,敢在我宇文家的地盘上动土,我宇文化及今日教你化作尘土。”

    看完手中的密信,宇文化及手中一抹寒意的气劲震荡,如尘土一般炸裂开来。

    张士和站在宇文化及身后,看着那化作灰尘的密信,有些好奇地问,“总管,扬州以五牙大舰的速度,估计天明就到。是出了什么事情吗?”

    “竹花帮,将尉迟兄抓了起来。”宇文化及缓缓吐露信中内容。

    张士和脸上不可思议,但他作为宇文化及的心腹,根本不可能在这件事上骗他。沉默了好一会才道,“总管,可又是那六道轮回下得手?”

    “没错。”

    宇文化及双目暴起寒芒,一股沛然的战意在他身上沸腾而起,“这个六道轮回到扬州才不过月余,差不多就要将扬州这样一座重要的城池收归旗下。我宇文化及倒想要看一看,蔚迟兄信中所言鬼神难测,非人可敌的武功,究竟是否名副其实。而他们一双赤手空拳,不到半月,就将扬州错综复杂的地下势力整合,又是靠得什么。”

    看着战意爆发的宇文化及,张士和虽然觉得六道轮回像是故意逼他们快一点去,扬州城很可能已经成为一个陷阱在等着他们,但作为一名军师和谋士,察言观色也很重要,迟疑片刻还是闭上了嘴巴。

    “五牙大舰上载了四千精锐,加上扬州城官府自己的守备,发展一支万人军队也绰绰有余,那六道轮回和竹花帮再是厉害,也只是见不得光的江湖势力而已,应该翻不起什么风浪吧?”

    张士和望着天上一闪一闪的星星,心绪怎么也无法平静,总觉得这一趟扬州之行,有什么不对劲,但脑海中思来想去的推理,都无法肯定这不安来源于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