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安笙 作品

第178章 我还年轻,我可不想守寡

    回到晏城。

    单芷柔将戴微妮的骨灰交由她妈妈去安葬,也算是让她妈妈为戴微妮尽最后一份为人母的责任吧。

    之后,单芷柔去了顾清烟那。

    然后她就被顾清烟抱着慰问了整整一日。

    望着顾清烟因为担心她而熬青的眼圈,单芷柔很是抱歉。

    好在顾清烟人美心善,没有怪她。

    顾清烟心疼单芷柔的遭遇,不停地给她做心理纾解工作,生怕她因为这件事,而落下了什么不可磨灭的心理阴影。

    好在单芷柔的心理素质还是挺强的。

    并没有受多大的影响,但短期内,单芷柔是不可能再碰感情二字了。

    有些事情,经历过一次,就叫人永生难忘。

    单芷柔是真的怕了。

    她想着这辈子要么就这么单着过了,再也不结婚恋爱了。

    单芷柔在回国的时候,就托律师拟了离婚协议给杨一鸣。

    杨一鸣自尽不成,后面还是把离婚协议给签了。

    回国后,单芷柔第一时间,就拿着杨一鸣签好的离婚协议,去民政局办理了离婚。

    从顾清烟那回去的路上,江幸川忽然对单芷柔说,“你现在才一个月,要注意身体。”

    单芷柔闻言,下意识看了一眼自己的肚子。

    她表情略微迷茫地说,“川哥,你说我留下他,真的好吗?”

    “他也是你的孩子。”江幸川说,“何况你的身体不允许。”

    看出了她的茫然,江幸川抽空抬手在她的发顶上揉了揉,

    “别想那么多,顺其自然,至于孩子健康问题,回头做羊水穿刺,就能知道了。”

    “嗯。”

    单芷柔缓缓地点了点头,手却抚摸着自己平坦的小腹,对未来感到很茫然。

    她真的能做好一名妈妈吗?

    单芷柔不知道,她没有任何准备。

    这个孩子是个意外。

    她和杨一鸣结婚时,都没打算那么早要孩子。

    所以房事方面也有措施。

    要说这个孩子是怎么来的。

    大概是春节的时候,杨一鸣喝了点酒,一时忘了做措施,然后就中了。

    其实那日单芷柔跟杨一鸣说不会留下这个孩子,不是说说而已,而是真的这么想的。

    可是她去预约手术的时候,对方告诉她,她子宫壁比一般的人薄。

    要是流产,很可能日后就怀不上了。

    单芷柔当时很迷茫,不知所措。

    因为心里记恨杨一鸣,以至于她是真的不想要这个孩子。

    单芷柔当时想着即便日后不能怀孕,她也不想要这个孩子。

    但是江幸川阻止了她。

    回想起那日,江幸川抱着她,说把孩子生下来,他陪她一起养,单芷柔的心跳不由略快了几分。

    她不是傻子。

    她看得出来,江幸川喜欢她。

    但……

    她已经怕了。

    何况她配不上他。

    单芷柔在江幸川把她送回自家楼下的时候,忽然倾身过去抱了抱他,“川哥,谢谢你。”

    谢谢你喜欢我。

    也谢谢你没有嫌弃我。

    可是我不能耽误你。

    江幸川此时并不懂单芷柔这个拥抱代表的用意是什么。

    他还为此激动了好半天。

    直到几日后,单芷柔和她的父母一起离开了晏城,江幸川才明白过来,单芷柔那是在婉拒他的感情。

    单芷柔走了。

    她在微信里跟顾清烟说了句她要离开晏城了,却没说自己去哪。

    顾清烟也明白单芷柔经历了那么一件事情,肯定是需要换个地方调节心情的,所以她也没有多问,只嘱咐她一切小心。

    空了记得常联系。

    单芷柔走的那天。

    江幸川又把自己给灌醉了。

    而且还是在陆寒生这边喝多的。

    喝多的江幸川躺在地上,抱着顾清烟的腿,不断地哀求她,让她告诉他,单芷柔的下落。

    顾清烟被他缠得无奈之际,只能宽慰他说,

    “是你的,终究是你的,芷柔刚经历了一段失败的婚姻,她不可能会接受你的,你何不趁此让自己变得更优秀,免得将来重逢时,又输给了他人。”

    因为顾清烟这句话,一向吊儿郎当的江幸川在那之后,像是变了个人似的,一夜间,好像长大成人了。

    陆寒生还调侃说江家父母想要见一见顾清烟这个让他们儿子一夜间长大成人的大恩人。

    顾清烟为此,感到哭笑不得。

    -

    今日是海城电影节开幕式。

    顾清烟是以电影制片人的身份被对方邀请前去的。

    作为一年一度的电影节,走红毯自然是必备的。

    每年的电影节,女明星都是各显神通,恨不得在红毯上,光芒四射。

    顾霜儿为了今日,更是重金租用了某个品牌里新推出的秋季晚礼服。

    秦诗意作为电影的一个重要女配,今日也在受邀名单里。

    因为秦诗意和顾霜儿是同一部电影的饰演者,所以待会儿走红毯的时候,他们都是跟剧组的人一块走的。

    包括季慕白和顾清烟。

    此时距离开幕式还有几个小时。

    顾清烟几人正在酒店里上妆。

    阿雪在前日就飞晏城了。

    此时正与顾清烟一同在海城。

    在发型师给顾清烟弄发型的时候,阿雪正端着一盘青葡萄,就坐在顾清烟的身旁,一边看发型师给顾清烟做造型,一边投喂顾清烟。

    或许是血缘在作怪。

    自然两人和好了,阿雪和顾清烟是越发的像对姐妹花了。

    阿雪待顾清烟是愈发的亲近,隐隐还有点往姐控方面发展的迹象。

    这不。

    她一会儿叮嘱发型师烫发的时候,不要烫到顾清烟。

    一会儿又去跟服装师说,要挑宽松遮肚的晚礼服,然后不要勒腰的。

    末了,她又回到顾清烟的身边,又是递水,又是喂水果的。

    相比,顾清烟就很无奈了。

    阿雪的溺爱让顾清烟觉得自己是个生活不能自理的废人。

    可阿雪乐意,顾清烟也懒得阻止她。

    毕竟谁会不喜欢被人宠爱呢。

    顾清烟啊,也是个人,她也会想要被人偏爱的。

    好在如今的顾清烟,有陆寒生的宠爱,有父母的疼爱,更有亲生妹妹的偏爱。

    上天好似在将她上一世所缺失的一切,一点一点地在弥补给她。

    顾清烟觉得如今的生活,和她梦想里的,一模一样。

    她现在很幸福。

    顾霜儿也在这个酒店,前面的时候,阿雪还跟她打了个照面。

    想起顾霜儿望着她那一脸震惊的表情,阿雪觉得她挺好笑的。

    没见过双胞胎么。

    那么惊讶做什么?

    也是。

    她和她姐是假的双胞胎,自然是长得不像。

    也难怪她会那么惊讶她的长相了。

    一想到顾霜儿刚刚那春风得意的嘴脸,阿雪一边往顾清烟的嘴里塞了一个青葡萄,一边问她,

    “你今日怎么打算搞她?”

    顾清烟愣了愣,才反应过来阿雪口中的她指的是顾霜儿。

    她当即神秘兮兮地笑了笑,“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阿雪虽然还是很好奇,但见顾清烟明显是不打算提前揭谜底,也不再多问。

    她微微点了点头,倒是拭目以待了起来。

    她是真的很讨厌那个占了‘妹妹’身份,各种压榨她亲姐,和奴隶她亲姐的顾霜儿。

    包包里的手机忽然响了。

    顾清烟刚要伸手去拿,谁知阿雪手比她更快。

    阿雪从顾清烟的钻石小包里拿出了手机,然后将手机递给顾清烟。

    顾清烟接过,见是陆寒生打来的,便直接接听了起来。

    “喂……”

    电话那头的陆寒生问顾清烟,“在干嘛?”

    顾清烟面带笑意地说,“在做发型。”

    “要开始了?”

    “快了。”

    那边默了默,随后又发声道,“待会儿走红毯的时候,让你公司的艺人或者是别人挽着你,注意别让人给撞到了。”

    “知道了。”

    陆寒生的啰嗦好像从她出门后,就开始了,他每次打电话来,都会叨唠一顿。

    “中午吃过饭了?”陆寒生又问。

    “吃过啦。”顾清烟回完他后,又反问他,“你呢。有没有按时吃饭?”

    电话那头的陆寒生听到老婆关怀的话,当即扬唇笑了笑,“嗯。杨文有按时给我带饭。”

    “工作总是忙不完的。”想起这阵子他起早摸黑,甚至有一天,忙到一天都没吃饭,还把自己饿出胃病,顾清烟就忍不住说他了,“你别不拿自己的身体当一回事。”

    末了,她小声地嘀咕,“我还年轻,我可不想守寡。”

    “不会让你守寡的。”陆寒生轻笑。

    顾清烟哼了哼,“就你那样拼命地忙工作,身体迟早要垮的。”

    陆寒生这阵子,都早出晚归的,顾清烟都快忘了,自己有多久,没有好好地跟他一起吃过一次饭了。

    也许是月份大了,人也变得矫情爱粘人。

    对于陆寒生这阵子早出晚归的行为,顾清烟也是起了抱怨,此时更是恨不得将苦水吐出来。

    陆寒生大概也听出了顾清烟话语间的不满,他当即说,

    “抱歉阿烟,这阵子都没能好好陪在你身边。”

    陆寒生也是想着这两个月赶紧把该处理的工作都处理了。

    回头她生的时候,他好空出时间来照顾她。

    虽说她如今有了娘家人,可陆寒生还是想着自己陪伴在她身边照顾,会更好一些。

    顾清烟也不是什么不懂事的小姑娘,非得闹着陆寒生放下工作回来陪自己。

    她只是……

    不想再看他因为犯胃病面色苍白,躺在病床上输液的狼狈样。

    怪惹人心疼过的。

    因为此时有外人在,顾清烟脸皮薄,也不善于说什么情话,她只好千叮万嘱他,

    “陆寒生,记得好好吃饭。”

    “好。”陆寒生缓缓地应道。

    “那我先不跟你说了,我在做发型呢。”

    顾清烟总觉得当着那么多人的话和自己男人煲电话粥,怪不自在的。

    “嗯。”

    “那我挂了。”

    顾清烟刚要挂断电话。

    谁知道那头的陆寒生忽然说,“阿烟,早点回家。”

    他这话说得格外的缱绻缠绵,听得顾清烟心头一阵荡漾,没出息的红了脸。

    她嗯了一声,“结束我就回去了。”

    “好。”

    “拜拜。”

    顾清烟挂断电话后,抬手扇了扇有些发烫的脸颊。

    要命,陆寒生总是不经意地在撩她。

    偏偏她不经撩,每一次都被他撩得心跳加速。

    阿雪见自家姐姐在通完电话后,一副娇羞的模样,顿时撅了噘嘴。

    她语气有些不满地说,“我听妈说,他最近都不回家陪你吃饭。”

    “他最近有点忙。”

    顾清烟解释。

    阿雪才不管陆寒生忙不忙,让孕期的妻子到娘家去吃晚餐,就是他身为丈夫的失职。

    她也不掩饰对陆寒生的不悦,“工作什么时候忙不行,你现在都七个月了,他到底知不知道孕后期的危险?”

    “行啦,我这不是好好的,瞧你说的,好像说的我随时随地,都会生似的。”

    顾清烟也不知道阿雪为什么那么讨厌陆寒生。

    这夹在姐妹和丈夫之间,她很难做的。

    “呸呸呸……瞎说什么呢。”

    阿雪顿时恼怒地瞪顾清烟一眼,不高兴她胡说八道。

    顾清烟做了一个打嘴的动作,以此来反思自己刚刚不经大脑的话。

    阿雪这才满意地哼了哼,“以后不许说这种话。”

    “是是是。”顾清烟忽然觉得自己更像是阿雪的妹妹。

    谈话间,造型师已经帮秦诗意做好了发型。

    顾清烟亲自挑了一件晚礼服递给秦诗意,让她去换上。

    晚五点。

    开幕式正式开始。

    顾清烟低调地换了一件比较宽松且遮肚的黑色晚礼服,脚下一双黑色沙钻平底鞋。

    整个人落落大方,美轮美奂。

    单调的晚礼服也没能遮掩她的艳丽。

    黑色衬的她皮肤宛如瓷娃娃,白得好似会发光。

    红毯上。

    她与季慕白,顾霜儿还有秦诗意以及青姐和梅姐两位老戏骨一起走红毯。

    因为她的身份是制片人,所以由季慕白挽着她走红毯。

    顾霜儿则是和秦诗意和两名老戏骨走在后面。

    作为今年的黑马剧组,顾清烟他们一出场,必然是引人注目的。

    可怜顾霜儿费尽心思,又是露腰,又是露勾的,结果却被礼服略微保守的顾清烟和一身星空裙,仙气飘飘的秦诗意给夺去了风头。

    就连两名老戏骨,也都穿得比她有特色。

    五个女人,四个正经人,反而衬托着顾霜儿艳俗不堪,像个风尘女子。

    顾霜儿原本的好心情,在这一刻,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恨不得将顾清烟和秦诗意抽骨扒皮的怨恨。

    望着前面正挽着季慕白的手肘,步步摇曳的顾清烟,顾霜儿脑海里忽然腾起了一个疯狂的想法。

    她忽然迈步假装不小心地踩向顾清烟拖在地上的裙摆。

    然而就在这时,原本走在前面的顾清烟像是猜到顾霜儿会踩她裙摆似的。

    她忽然旋身,将裙摆往后一甩,随后望着顾霜儿欲落不落的脚,眼底掠过一丝冷笑。

    她故作什么都没发生地看了顾霜儿一眼,然后一脸玩笑地道,

    “幸亏我转身了,不然就让你踩到我裙摆了。”

    顾霜儿做坏事被撞破,有点尴尬。

    尤其是被顾清烟这欲盖彰显的一说,更是难堪至极。

    她僵硬地扯了一个笑脸,道了声抱歉,“我刚刚没注意。”

    顾清烟大度的微笑,“没事,这不是没踩到吗?”

    顾霜儿嘴角抽了抽,想笑却又笑不出来。

    顾清烟见此,心情大好。

    这点小插曲并没有影响后面的程序。

    大家一起走到签名墙去签名。

    顾清烟和季慕白签好自己的名字,就退到了一旁。

    顾霜儿是和秦诗意还有两名老戏骨一起签的名字。

    就在顾霜儿走到签名墙的时候,人群里忽然冲过来一个身材略微雍胖的女人。

    那女人愤怒地走过来揪住顾霜儿半披着在身后的头发,二话不说,就狠狠地扇了顾霜儿两巴掌。

    在场的人目瞪口呆,都被这忽如其来的这一幕给惊呆了。

    只有顾清烟一脸运筹帷幄的望着这一切,毫不意外。

    很快,主持人就反应过来,喊人拉开了那名女人。

    那名女人被拉开后,嘴里还干咧咧地骂着顾霜儿不要脸,为了角色出卖肉体,陪她男人睡觉等不堪入耳之类的话。

    顾霜儿狼狈的样子皆被收录于台下的众相机里。

    甚至透过直播,传入了众网友的眼中。

    在顾霜儿还未知的情况下,直播平台里,出现了很多对顾霜儿不友好的话。

    更有人扒出了刚刚打人的女人的身份。

    原来那个女人是顾霜儿某部正在拍摄的电视剧的导演的老婆。

    众人纷纷在网上贴起了顾霜儿和某某名导背后不为人知的故事。

    而在这些帖子里,有个网友忽然爆料了顾霜儿和那个导演车内激吻,疑似车震的视频。

    这个视频,在短短一小时,就被推上了热搜。

    而此时,顾霜儿还什么都不知。

    她顶着狼狈不堪的发型憋屈地走完红毯,就气急败坏地让助理去查那个打她的人的身份。

    当查出对方是她潜规则的某个导演的老婆时,顾霜儿就深感不妙了。

    原本是风光来领奖的顾霜儿此时却坐定不安地坐在下面的席位上。

    她不安地扣着手指,一直到舞台上,忽然有人在唤她的名字。

    顾霜儿深呼吸了一口气,拿下肩头上的外套,起身走向舞台。

    顾霜儿在心里告诉自己,只要她拿了奖,那她今日所承受的耻辱,就都不是事。

    舞台上正在播放着顾霜儿在影片里的高光时刻。

    忽然。

    屏幕闪了一下。

    跟着。

    原本电影的高光时刻,忽然变成了顾霜儿和各种名导的激情画面。

    现场一片惊叹和诧然。

    而刚走到舞台那的顾霜儿被这一幕直接刺激得血压飙升。

    她不顾形象地嘶吼,“关掉!快让人给我关掉!”

    主持人反应过来,立即对着耳返说,让幕后的工作人员关掉这些辣眼睛的视频。

    顾霜儿看着已经黑掉的屏幕,手脚冰凉。

    她不是傻子。

    从刚刚红毯上被原配打,再到现在被当众曝光亲密照,她不可能猜不出来,是有人在搞她。

    她脑海里飞快地转过那么多张人脸,最后却停留在顾清烟那张明媚动人的脸庞上。

    她下意识朝舞台下方顾清烟的位置看了过去。

    顾清烟正好也在看她。

    顾清烟姿势优雅地坐在下方,一席黑裙,高贵且冷艳。

    在顾霜儿望过来的时候,她还似有若无地冲她挑了挑眉,扬唇一笑。

    明显是在问她,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何止惊喜和意外。

    顾霜儿是恨不得杀了顾清烟。

    顾霜儿握拳。

    不顾舞台下那么多双眼睛看着,一双眼睛露骨而直接地怒视着舞台下的顾清烟。

    当然。

    顾清烟也是无所畏惧地冲她一笑。

    那笑透着嘲笑,讽刺。

    隐隐还夹着几分报复的快意。

    原本主持人叫顾霜儿是让她上来领奖的。

    但显然,大家都知道,过了今晚,顾霜儿就凉凉了。

    主办方是不可能会将影后这样的大奖颁给她一个绯闻满天飞的人了。

    所以很快主办方很快就通知主持人,让其随机应变,将奖颁给另一部电影的女主角。

    主持人也挺会膈应人的。

    当即就将上台领奖的顾霜儿变成了上台颁奖的嘉宾。

    顾霜儿像是吞了苍蝇似的,忍着耻辱,将原本属于自己的影后奖杯递给了另一个跟她有竞争力的女演员。

    望着那名女演员激动地捧着奖杯亲吻,还各种煽情地说着得奖感言时。

    顾霜儿恨得指甲掐进了肉里。

    有那么一瞬间,顾霜儿都想去将奖杯给抢回了。

    那明明是她的奖杯!

    顾霜儿上台的时候,有多春风得意,下台的时候,就有多狼狈可笑。

    然而这还没完呢。

    就在顾霜儿下台不到两秒,屁股都还没坐下来。

    忽然出现了几名穿着警服的警察走向她,并且对将手铐铐到了她的手里,

    “顾霜儿女士,有人向警局提供了你雇凶杀人的证据,现在请你立即跟我们走一趟。”

    【作者有话说】

    这章六千字哦……